兰姆代表在国家队当队长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巴拉克和Lamb

今年夏天拉姆在带领德国国家队夺得世界杯冠军后,宣布退出国家队。在拉姆退出国家队后,招入大量新人的德国队表现略显低迷,拉姆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现在德国队有不少优秀的年轻球员,但他认为新星也该为球队做出一些牺牲,比如拎球和装备什么的,拉姆表示他当年就是卡恩和巴拉克的小弟。采访中拉姆还透露,由于一些修理工经常不小心流出他的电话号码,因此拜仁队长不得不经常更换自己的手机号码,他现在的手机号才用了不到半年。

周五施魏因斯泰格宣布了退出国家队的消息,这毫无疑问是在德国足坛扔下的又一颗重磅炸弹。从马特乌斯到施魏因斯泰格,除了拉姆之外,几任德国队队长职业生涯末年在国家队的境遇似乎都并不是很让人满意,德国国家队多少有卸磨杀驴之嫌。

图片 1

图片 2

马特乌斯当年是与克林斯曼闹矛盾。根据老马单方面的口供,是克林斯曼串联了几名国家队和拜仁的队友,联名上书给福格茨,坚决反对伤愈的老马重返国家队,马特乌斯因此也错过了1996年欧洲杯。不过因为老马在向媒体爆料的时候,其实也没有真凭实据,只是说有人告诉他克林斯曼干出了这事儿,这已经足够让老马爆发了。至于克林斯曼,则根本不愿为这些事情和马特乌斯多解释什么——但有一点非常清楚,1990年世界杯上的亲密战友,国际米兰时候的伙伴,如今已经形同陌路。

巴拉克和拉姆

《图片报》:修理工经常“泄露”拉姆手机号

德国媒体披露说,克林斯曼当年在米兰城的好伙伴并不是马特乌斯,而是米兰三剑客。1990年里杰卡尔德和沃勒尔“口水门”爆发之后,上去拉架的就是克林斯曼。

巴拉克和拉姆两人当年的队长之争,曾经引起过不小的风波。在近日做客Sport1的节目时,巴拉克说起了当时的情况。

拉姆、默特萨克、克洛泽退出国家队后,勒夫招入了不少的年轻球员,但是球队的表现却不尽如人意。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拉姆表示,现在的年轻球员没有当年他们这一代的低调和努力了,“现在德国队确实有一些非常出色的年轻球员,但他们也应该为球队做到更多。有时候我就在想,让他们时不时的帮助球队的老大哥拎一下球和装备什么的,这应该也有好处。”拉姆回忆称,他当年在国家队就经常帮卡恩、巴拉克这些老大哥干活,虽然辛苦,但也很开心。

卡恩从2000年就开始担任德国队队长,2006年世界杯前不但队长袖标不保,连主力位置都被莱曼夺走。虽然与阿根廷的点球大战前卡恩与莱曼上演了感动世界的“将相和”,但卡恩心里有多苦涩只有自己知道。2006年世界杯后卡恩就退出了国家队,其实也是一种无声的抗议。

2010年,巴拉克因伤无缘世界杯,拉姆在南非世界杯上临时接过了队长袖标,率领球队最终获得季军。在这之后,拉姆便正式成为了德国队的队长,巴拉克则再没有回过国家队。谈及此事,巴拉克说道:对我来说,当时这有些意外,我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拉姆:充满能量和决心,展现出了自己不同的一面。但我总说欣赏他的球技,他是一位伟大的球员,是一个令人愉悦的队友。他总是很公平,你总是可以100%地信赖他。

拉姆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还谈到了他在国家队当队长的日子,拉姆表示在国家队当队长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经常要为球队做出牺牲。拉姆半开玩笑的表示,这也是他绝对不会复出的一个重要原因,他表示在2016年欧洲杯的时候他就要和朋友一起边烤肉边看球了,“在国家队的时候,我是球队的队长,每天早上我都要一个一个房间的叫人,结果吃早餐的时候我吃到的还是最少的。不过下一届欧洲杯我会很开心了,因为我要和朋友们边烤肉边看德国队的比赛。”

同样队长袖标戴的非常不愉快的还有巴拉克。巴拉克因伤错过了2010年世界杯,但作为队长,巴拉克还是在比赛期间前往南非为队友加油。不过似乎队友对巴拉克的认可度并不是很高(还有波尔蒂掌掴巴拉克的丑闻)。当年勒夫还在巴拉克与拉姆谁会担任德国队队长的问题上遮遮掩掩,但最后的情况是,别说成为德国队队长了,巴拉克连重返国家队的机会都没捞到,而因为此事,巴拉克也与德国足协闹得非常不愉快。

巴拉克

最后拉姆谈到了自己生活中的一些趣事,他透露如果拜仁方面要通过手机联系他的话估计很难,因为他经常要换手机号,“有时候我会给修理工电话号码,因为我需要他们来的时候联系我,但有时候他们会不小心的将号码流出,或者是告诉他们的朋友这是拉姆的号码。于是就经常有陌生人打电话给我,尤其是小孩子,他们很喜欢打电话给我,这让我感到有点不太方便。”于是拉姆就养成了定期换号码的习惯,他现在用的手机号仅仅使用了半年。

功成身退的拉姆其实做出了非常明智的决定——2014年世界杯夺冠后,拉姆就宣布退出了国家队。事实上边后卫对球员的速度和跑动能力要求极高,拉姆已经很难再适应这种反复高强度的比赛,选择离开国家队是很明智的决定。至于施魏因斯泰格,由于受伤病所累,退出国家队的举动多少有些狼狈,虽然不像巴拉克与马特乌斯一样,与德国足协留下了一大堆的矛盾,但毕竟没有像拉姆那样体面的离开。

虽说欣赏拉姆,但巴拉克也表示,这样的交接不太正常:但队长交接的方式,并不是正常的。我现在依然认为,队长就是队长,即便你受伤了然后当你归来,我不知道暂时接过了队长袖标的球员,后来不需要把它还回去这是正面的攻击。这件事情不可能是单独发生的,肯定还有两三个其他人。

谁将成为施魏因斯泰格的继任者?没有什么悬念,德国队在欧洲杯期间的队长就是诺伊尔,以诺伊尔的状态,应当还能出任德国队队长很长时间。卡恩昔日作为德国队队长冲击世界杯冠军只差一步之遥,或许诺伊尔能够创造“新的奇迹”?

巴拉克坦言,这件事情多少令他感到有些苦涩:这件事情以后,我再也没有回过国家队,再也没有踢过一场国家队比赛。这件事情的发展令我感到苦涩,因为我始终没有机会来抗议,或者是重新证明自己在球场上的实力。

德国队前后两任队长

早些时候,拉姆在接受《时代》杂志采访时,也说了当年的情况:和巴拉克的事情,现在回过头来说,我认为那发生得非常直观,这就是一种感觉。在巴拉克受伤之后,我成为了2010年世界杯的队长。那时我感觉到,特别是年轻的球员们跟我的合作情况很好,当时有一种此前从未出现过的交流和集体感的文化,这也在我的身上得到了体现。我在这个位置感到了乐趣,也注意到球队跟随着我的行动,然后就被问到了那个问题。我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感受不,我不想那样。

从2010年世界杯开始到2014年世界杯结束,拉姆都是德国队的队长,直到世界杯之后宣布退出国家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