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马奔腾创办人李明伍九虚岁因突发病毒性心肌炎葬身鱼腹,小马奔腾必得在规定日期二零一三年11月二十三日事先上市

图片 1

图片 2

创业者与投资人的对赌协议,一直伴随着创富与破产的血雨腥风,小马奔腾的故事更让人扼腕叹息,创始人出师未捷壮志未酬,家族内斗分崩离析一地鸡毛。资本大佬的对赌协议,给予最后一击,这是一个没有赢家的结局。

小马奔腾创始人遗孀金燕,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迫连带承担亡夫生前2亿债务。丧夫之痛尤在骨髓,巨额债务又来催命。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一时之间人们纷纷对金燕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小马奔腾是业内一家具有很高信誉的影视文化公司,其创始人李明于2014年因突发心肌梗塞去世。企业股权设计+v:18226150042

据悉,北京小马奔腾文化传媒公司原董事长李明的遗孀金燕,被告上法庭,一审判决金燕负债2亿元。这场夫债妻还的案件引发广泛的讨论,吃瓜群众纷纷评论道,这才是真正的同甘共苦,即使丈夫到了阴曹地府,妻子也被迫分担丈夫的事业负债。婚姻法24条到了重新司法解释的时刻了。

那么,是否有一种可行之策,让金燕们受到的伤害降到最低?
小马奔腾事件原委:源于一场赌局

图片 3

妻子金燕欲哭无泪,感叹,生活已到了绝路,一辈子也还不起。

最近,一则《小马奔腾创始人遗孀负债2亿》的新闻让小马奔腾进入了我们的视野。事情的缘由是:

“当年的‘对赌协议’,我没有签字,巨额的投资款项,也没有用于夫妻共同生活,

2014年1月2日,小马奔腾创始人李明47岁因突发心肌梗塞身故,李明走的太突然,金燕称,毫无思想准备,生活急转直下,北京的房产被查封,现在自己和女儿、妈妈一起租房子住。而丈夫的遗产,总共也就一百万。2亿元的债务,因为夫妻共同债务要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小马奔腾创始人李明去世之后,遗孀金燕才得知亡夫生前与投资方建银投资签下巨额对赌协议:李明承诺,小马奔腾必须在规定日期2013年12月31日之前上市,如果不能如期上市,小马奔腾必须回购股权,并支付利息。

我甚至都没有持有过小马奔腾的股权,这一切为什么要我来承担?”

图片 4

2013年12月31日,小马奔腾未能成功上市。没过几天,实际控制人李明也骤然离世。

这个案例告诉女性:要多了解法律,身为家庭成员的同时也要知道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否则就要为很多行为付出代价。企业股权设计+v:18226150042

小马奔腾与建银文化的对赌协议

对赌失败,小马奔腾和李明家族于是欠下建银投资本金加利息6.35亿元。

据了解,生前他曾与建银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天津)有限公司有过关于上市的对赌协议,对赌失败欠下两亿债务,如今根据婚姻法债务将由李明之妻承担。原文如下:

李明在世时与建银文化签署了一份对赌协议,从而将小马奔腾从鼎盛带入死局。

建银投资认定股权回购义务是李明和金燕的夫妻共同债务,遂于2016年10月将金燕告上法庭,请求法庭判令金燕对股权回购款、律师费及仲裁费等,在2亿元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近日北京小马奔腾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遗孀金燕,被小马奔腾股东之一建银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天津)有限公司告上了法庭,一审判决金燕负债2亿元。

1994年,李明开始创业,成立了雷明顿广告公司,顺利拿下了央视《新闻30分》的独家广告代理权。此外,还代理过《新闻会客厅》《夕阳红》等节目广告。随后2004年,李明开始试水影视制作,出品了第一部电视剧《历史的天空》。在2007年,北京小马奔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在工商局注册登记成立,注册资金达15600万元人民币。而小马奔腾的股权非常分散,由37个股东组成,创始人李明仅仅持有3%股份,李明的姐姐、妹妹等李明家族实现了对小马奔腾的全资控股。

丈夫离世后,生活急转直下。金燕表示,她在北京的两处房产已被查封,“现在我和女儿、妈妈一起租房子住。丈夫的遗产,实际上也只有一百万。”面对生活的变故,金燕表示自己只能接受,但她无法接受自己一夜之间被负债高达数亿元的判决结果。

丈夫去世,妻子被判承担2亿债务

李明将小马奔腾经营的有声有色,先后参与制作过多部脍炙人口的影视作品,诸如《历史的天空》《武林外传》《建党伟业》《甜蜜蜜》等作品。信中利资本董事长汪潮涌在接受采访时提及,“当时投资小马奔腾,是要靠抢的”

就这样,金燕在承受丧夫之痛的同时,还背上了巨额债务风险。她有自己的事业和收入,从未依附丈夫生活,但在铁律一般的婚姻法解释24条条款面前,她有苦说不出。
悲剧背后:婚姻中的债务共担风险

  作为曾红极一时的影视文化公司,北京小马奔腾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小马奔腾)制作过多部脍炙人口的影视作品,更是资本圈竞相追捧的对象。然而,2014年1月2日,因其创始人李明突然离世,这家民营传媒公司开始陷入混乱。

由于发展过程过于顺利,小马奔腾与建银文化签署了一份《投资补充协议》,协议约定,若小马奔腾未能在2013年12月31日之前实现合格IPO,则建银文化有权要求小马奔腾的实际控制人一次性收购所持小马奔腾的股权。而当时的建银文化投资4.5亿元,占小马奔腾总股本的15%。

为何命运的不公会降临在金燕们头上?这要从她们背后的男人——企业家阶层说起。

  李明去世前两天,正是他与建银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天津)有限公司(下称建银投资公司)所签“对赌协议”到期的日子。小马奔腾由于没在2013年12月31日前成功上市,所以“对赌”失败了。企业股权设计+v:18226150042

而最终结果是,在2013年小马奔腾未能实现IPO,而2014年1月2日,李明事发。而这场对赌协议,仍然有效。

在中国,企业家个企不分,将企业资产和个人资产混同的情况比比皆是。很多中国企业家骨子里有这样一种潜意识,“我的钱就是企业的钱,企业的钱就是我的钱。”在企业利益面前,企业主常常将家庭利益放在第二位。

  正是因为这份“对赌协议”产生的债务,建银投资公司与李明的遗孀金燕对簿公堂,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简称北京市一中院)近日作出判决:基于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简称24条)之规定,金燕因夫妻共同债务要在2亿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图片 5

比如,小马奔腾创始人李明在为公司引入投资时,将个人身家全部“赌”出去,也折射了中国企业家阶层的一个普遍乱局:

这也是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有史以来额度最大的案件。

家属内斗,公司人才纷纷离场

在债权融资过程中,为争取更多优质资金,企业家往往主动为企业融资提供担保,自然也会让企业主及其家庭成员面临债务风险。在企业股权融资过程中,企业家为争取更大的发展空间和更多的资金,常常引入风投,签订对赌协议、股权回购协议,约定在企业没能达到约定的发展目标时对投资人进行补偿。

这也是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有史以来额度最大的案件。

李明去世20天后,小马奔腾通过微博发布公告,宣布经过公司董事会一致通过,由金燕女士担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但李明的姐妹仍然把控着公司内的重要职务。一场控制权的争夺战一触即发。

赌赢了,皆大欢喜。赌输了,家庭成员被拉入无底深渊。

  金燕为此愤慨:“当年的‘对赌协议’,我没有签字,巨额的投资款项,也没有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我甚至都没有持有过小马奔腾的股权,这一切为什么要我来承担?”

由于金燕工作重心一直在家庭,远离公司经营,尽管一心想改变困局,曾经试图引入华人文化基金,但最终有心无力,无功而返。在2014年初,金燕被董事会抛弃,李莉、李萍姐妹开始掌控公司。

我对这份‘对赌协议’完全不知情,没有签字,在小马奔腾没股份,也没参与公司的经营,为什么会是夫妻共同债务?”金燕的委屈声声在耳。但无奈,这就是法律的明文规定:

  丈夫离世后,生活急转直下。金燕表示,她在北京的两处房产已被查封,“现在我和女儿、妈妈一起租房子住。丈夫的遗产,实际上也只有一百万。”面对生活的变故,金燕表示自己只能接受,但她无法接受自己一夜之间被负债高达数亿元的判决结果。

公司内忧外患,被众多投资人和企业高管看在眼里,纷纷撤退立场,这其中包括知名编剧孔二狗以及熟谙资本运作的副董事长钟丽芳。

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第24条和第26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夫或妻一方死亡的,生存一方应当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关于《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的解释

能人离去,树倒猢狲散。2014年,金燕通过实名认证的新浪微博发布声明,公司股东未经授权直接从公司带走小马奔腾的公章,而公司的营业执照的正副本原件均不翼而飞。

伴侣单方的债务,即便另外一方毫不知情、没有签字,也是夫妻共同债务,即使TA死去,活下去的一方也需要继续履行。

  1、对“是否用于夫妻共同债务”进行合理的举证责任分配。这是此次答复最大的亮点。夫妻一方因日常生活所需的举债可以直接认定为共同债务,超出日常生活所需的大额举债,则由债权人和举债人证明该款项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在实践中,非举债方可以通过收集日常生活开支明细等证据,证明共同生活的实际费用以及说明无对外举债之必要,从而将款项用途的举证责任交由债权人和举债人,达到维护自己的权益之目的。企业股权设计+v:18226150042

所以,民间有一个女性主导的“反24条联盟”,希望国家能修改婚姻法中的债务共担条款。女性本就属于婚姻中的弱势群体,许多企业家的妻子并未参与公司决策和经营,却无端承受了丈夫错误决策的恶果,有冤无处诉。
复盘金燕事件:是否有可取的财产隔离之道?

  2、坚持理清债权债务的内部法律关系和外部法律关系以保护民事交易安全和社会秩序。

图片 6

有人说,如果签订下婚前财产协议,做好婚产隔离,可以避免一定后果。但在金燕案件中,小马奔腾属于李明婚后创立公司,即使婚前签订下财产协议,也不能让金燕免除债务共担责任。

  3、因投资亏损而产生债务是夫妻共同债务,应当由夫妻共同承担。

最强大的结尾乐章登场了,建银文化起诉金燕,要求履行对赌协议。2亿的夫妻共同债务,几乎压垮了金燕的精神支撑。

即使李明在对赌协议中所获融资不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只用于公司经营,但公司股权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如果对赌成功,小马奔腾上市,金燕也可以享受到夫妻共同财产的增值。从结果导向来看,她承担丈夫债务有其合理性。

  4、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借款,非举债方不承担偿还责任。

《婚姻法》司法解释第24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

所以,无论如何,金燕都必须承受债务共担带来的后果。至于法院能否酌情判决,减轻其偿还金额,就看天意了。

  5、夫妻一方对外担保之债不适用第24条认定夫妻共同债务的规则。

金燕哭诉,当年的对赌协议,她没有签字,巨额的投资款项也没有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甚至没有持有国小马奔腾的股权,一切却要她来承担,世上哪里还有公平所言?而吃瓜群众,则表示“有钱一块花,没钱说不知道”的逻辑也实在讲不通。

既然事实如此,是否有合适的金融工具,降低金燕们承受的代价?即使不能完全消除其不幸,也可以降低其不幸后果,让其在丈夫去世之后依然能安稳生活。这里要提到两个金融工具:1、保险;2、家族信托。

  6、未经审判程序认定夫妻共同债务的性质,不得直接在执行程序要求未举债的夫妻一方承担民事责任。

1、保险

  而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所以遗孀金燕有责任偿还丈夫的2亿债务。企业股权设计+v:18226150042

现在,越来越多人意识到保险的必要了。企业主作为一司之主、一家之主,人身安全牵连甚广。企业家应该配置必要的保险资产,为家人和子女留下一份安心。

由此网上舆论一片,网友直呼:还结什么婚啊?真的赔不起!

在小马奔腾案件中,如果李明在对赌协议之前就配置下一定保险,对金燕来说也是一种安慰。现在有很多保险具有理财功能,比如,年金保险,按年分红,可以为受益人提供可持续收入,保障其生活水平。

安徽省管理科学应用学院

2、家族信托

企业家心中认可的股权量身定制培训机构

设立家族信托,家族信托的隔离机制使任何家族成员个人的能力、债务、离婚、意外等均不会导致家族财富受损。将资产注入家族信托,是最好的财产隔离之道。而且,家族信托可以避免企业家身后的管理权纷争,为企业长治久安打下基础。

400 1818 252

企业家的妻子们,可以通过劝导丈夫设立家族信托,可以为财产上一道安心险,为丈夫、自己和孩子留一条后路。

图片 7

比如小马奔腾案件中,如果在对赌协议之前,李明就将一定财产设立家族信托,指定受益人是妻子金燕,至少能保证金燕和孩子后半生衣食无忧。

除了财产安全隔离之外,家族信托还具有信息保密、合理避税的优点。因其无与伦比的优点,比尔·盖茨家族、李嘉诚家族、潘石屹家族、默多克家族这些显赫家族都选择了家族信托这一神器。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宜信财富微助手。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