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基金的证券型成品和混合型产品的框框合计仅在200亿左右,二季度末规模为139.7亿元

近几年来,对于内地的公募基金公司而言,千亿规模成为多数中型乃至中小型公司所追求的终极目标;因为按照行业的通常惯例,公募管理规模200亿达到了公司生存的生死线,而规模一旦跨越千亿门槛,则实际达到了公司的温饱线。  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末,在内地公募基金公司的排名中,资产规模合计突破千亿大关的基金公司总共有33家;同时,当季有三家基金公司的规模从千亿大关掉了下来,它们均是在今年第一季度历史性地站上了千亿关口,但第二季度就随即滑落,而这三家公司分别是融通、万家和东证资管。历史上,曾经短期突破千亿大关但马上回落的例子也不胜枚举。当然,三家基金公司下半年再冲“千亿”时间尚充足,本文旨在发掘它们规模滑落过程中所曝光的或大或小的问题。  万家基金:豪赌单一行业  新发产品难改权益阵营窘境  显示,最近三个季度末,万家基金的公募资产管理经历了明显的起伏过程:从845.2亿冲至1017.4亿再回落至920.4亿,二季度末较首季度末缩水了约100亿。记者了解,规模下滑的主因还是在于部分货基因为规模持续下滑导致了大规模的赎回。  而看权益类基金,万家基金的股票型产品和混合型产品的规模合计仅在200亿左右,约占公司全部产品规模不到两成的水平。且上半年末多只产品的规模颇为袖珍,迷你化生存。  股票型基金里,除去万家消费成长外,其余产品皆为被动指数型股基;而除去其中两只基金的规模尚可外,其余被动股基的产品规模基本都在两个亿之内。  而只数更多的混合型基金这种现象更为惹眼:除去万家精选和万家品质生活规模在30亿以上、万家新兴蓝筹和万家瑞和规模在14亿以上外,其余30只混基的单只规模均不到10亿,其中万家双引擎等多只产品的季末规模甚至不足1亿,二季报中也提示了清盘风险的存在。  袖珍型权益产品数量逐步扩大的背后,很大程度是万家权益类产品业绩两极分化后果,首当其冲的或是公司权益类基金经理豪赌单一行业的投资方式所致。例如万家旗下近年来出镜率较高的李文宾和莫海波组合,两人素以偏好重仓地产股的另类模式而被圈内所关注。  二季报显示,二人掌舵的基金产品中,部分基金重仓的地产股达9只之多。如万家新利,当季重仓的地产股就包括了华夏幸福(600340)、绿地控股(600606)、保利地产(600048)、万科A、中南建设(000961)、新城控股(601155)、金地集团、荣盛发展(002146)、我爱我家(000560),唯一非房地产概念的重仓股是常熟银行(601128)。而万家系旗下的权益基金,重仓的房地产概念的股票还包括了阳光城和建材板块中的青龙管业(002457)等。  然而,二季度房地产指数下跌也超过了10%,公司旗下豪赌房地产板块的基金也是净值出现较大幅度的回撤,例如万家瑞兴近三个月净值回撤了9.20%,万家新利近三个月净值回撤了8.62%,万家宏观择时多策略近三个月净值回撤了10.04%等等。  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基金分析师直言:“豪赌单一板块本身就是不负责任、不符合契约的行为,尤其在内地股市经常板块轮动的背景下,这种操作隐藏的风险更大于机会;特别是当板块中被集中重仓的股票出现黑天鹅事件时,或许会对短期的业绩带来较大的打击。”  而这种风险在三季度实际已经发生,因公司董事长猥亵女童事件的新城控股在二级市场大幅下挫。不仅偏好地产的万家系基金悉数重仓该股,甚至公司旗下的老牌基金万家和谐增长当季也将新城控股列为第二大重仓;而该基金近三个月的排名更接近垫底。  除去房地产板块外,实际万家还对锂钴概念股票情有独钟,以万家新兴蓝筹为例,当季十大重仓股中,赣锋锂业(002460)、天齐锂业(002466)、华友钴业(603799)分别排在了第一、第二和第四位,而上一季它们更是囊括了前三,但是三只股票今年在二级市场表现不佳,开年迄今的涨幅分别为1.99%、-12.62%、-8.55%,而基金迄今的净值增长率仅为5.34%;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万家臻选混合身上,只不过三只股票的重仓位次不及前者显著。  此外,今年万家基金还发行成立了多只权益类新品,但以二季度末数据看,这些产品的规模也微不足道:特别是今年1月份刚成立的万家人工智能仅剩0.75亿,清盘警报迅速响起  融通基金:权益类阵营两极分化显现特色主题基金“沦陷”  Wind显示,二季度末,融通基金的公募资产规模仅为983.6亿,其较上一季度末的1174.8亿缩水了将近200亿,数值超过万家基金。长量基金分析师王骅指出,规模缩水主要来自于融通汇财宝这只货币基金二季度的规模减少了150亿,同时融通通源短融、融通增悦等债券型基金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规模缩水。  而纵览公司旗下的权益产品阵营两大问题凸显:首先是部分业绩优异的产品似乎无法有效提振规模,如今年净值增长率超过50%的融通健康产业,该基金在上半年末的最新规模仅为1.31亿,当初募集成立时的规模将近10亿;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菜鸟”基金经理彭炜所管理的几只产品上:融通通慧A今年在同类排名中暂居首位,但上半年末的规模仅为1.16亿;融通中国风1号今年净值增长率也超过4成,但最新的规模也不过为6.75亿。同时,由其和关山所担纲的新品融通消费升级的首募规模也仅为6.42亿。  对此,上述基金分析师指出,融通基金的品牌知名度相对有限,除去张延闵、蒋秀蕾、邹曦等屈指可数的几位基金经理外,其余基金经理被渠道和基民认可尚需要时间;比较而言,邹曦所管产品的业绩和规模相匹配,但权益团队中的新人们则需要更长周期的时间检验。  其次,公司的几只特色主题型基金产品似乎逐渐迷失了,如成立于去年12月5日的融通研究精选,目前该基金自成立以来的净值增长率-1.24%,其不仅是权益公募迄今少有的负收益产品,在Wind同类基金中排名倒数第三位。究其原因,基金经理似乎在建仓、加仓的时点和品种选择上都存在着失误。第二季度,基金经理将7成的股票仓位加至9成之上,同时,基金经理也指出在报告期表现不佳的原因:基金所持仓的农业和计算机板块呈现明显的负收益,而该基金在二季度增加了农业和养殖板块。或许是受到业绩欠佳的影响,该基金半年末的规模已经降至了0.77亿。  而主题基金中,规模变动较大的是融通新能源汽车了,其单季规模缩水约2.4亿,幅度约为三分之一。  东证资管:多只产品跑输基准后陈光明时代如何“股债双全”  除万家和融通外,实际上另外一家从千亿阵地撤退的就是才加入公募行列不久的东证资管了。东证资管是三家基金公司规模回撤最小的,其权益类基金产品达到27只,而债基和货基总共才8只。  公开数据显示,东证资管今年迄今尚未成立任何一只新的基金产品,而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导致了公司所管公募规模的下降。  以公司旗下今年业绩排名垫底的东方红新动力为例,《红周刊》记者查阅基金二季报发现,该基金当季的基金份额净值增长率为-10.25%,业绩比较基准为-0.85%。对此,基金经理周云也在季报总结中指出:“本产品由于部分个股原因,表现较差,未能跑赢基准。”  从季报披露的重仓股来看,周云所指的股票或许包括了金正大(002470)、海信电器(600060)、分众传媒(002027)、金发科技(600143)、奥康国际(603001)、海康威视(002415)等六只,这其中只有分众传媒没有出现在上一季的重仓股名单之中;然而,从上述股票开年迄今在二级市场的涨幅来看,化肥农药概念股金正大股价下跌接近50%一线,同时股价下跌的还有海信电器和分众传媒,而另外三只股票目前的涨幅也不到6%。受到业绩欠佳的影响,该基金的规模当季缩水了约8亿。  对此,爱方财富总经理庄正用数据分析,该基金在2019年1季度加仓比较多,目前仓位处于近两年的最高位。该基金几乎不换手,同时持股加权平均市盈率只有26倍,加权平均市净率也只有2.65倍,持股流通市值中位数115亿元。但该基金持股个数较少,持股集中度较高,所以当基金持股最大的金正大因为股权质押平仓大幅下跌时,基金净值大幅回调。  而跑输基准的产品还不止这一只。基金二季报显示,在公司旗下的偏股混基中,东方红睿阳等13只跑输基准,没有跑输的两只产品分别是睿泽和恒元。如是分析,虽然跑输幅度不一,但东方红偏股阵营几近“全军覆没”。  值得注意的是,在经历了上半年的新品荒后,目前东证资管终于有一只产品在档发行,但这只产品却是指数型基金东方红中证竞争力指数,并非公司所擅长的主动混基金,且搭档该产品的双基金均是缺乏基金经理岗位工作经验的“菜鸟”,其中基金经理徐习佳目前累计的任职时间仅为9天。而将其统计在内的话,东证资管目前的基金经理人数已达16人,但比起当初陈光明掌舵时代的盛世辉煌,今年东方红基金的表现整体相对平平,以目前参与管理八只产品的孔令超为例,虽然其所辖的股、债基金开年迄今净值增长率悉数为正,但是却没有一只产品收益率突破10%,因此其中的权益产品在同类中的排名基本也在后二分之一之列。■

2004年成立的东方基金规模一直没有大的起色,二季度末规模为139.7亿元,被同期成立的多家基金公司远远甩在身后,背后隐藏的种种问题逐渐曝光。

  来源: 红周刊 红刊财经

近期,东北证券(000686,股吧)披露了半年报,其控股子公司东方基金的业绩也一并曝光。东方基金在报告期内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2亿元和935.68万元,较去年同期分别下滑了34.07%和55.88%。

  文/张桔

原因林林总总,首当其冲的一点是规模占比接近一半的权益类基金2018年开年迄今净值增长率表现不佳,致使基金规模缩水很大。记者注意到,东方基金二季度末的规模为139.7亿元,较一季度末缩水近40亿元,规模排名也由70名下降至82名。

  新沃通盈,这只成立于2016年9月的基金在二季度末的规模仅为0.11亿份,该基金在季末的十大重仓股是一片空白、股票仓位为零,而一季度末时其股票仓位尚为62.41%;类似的例子还包括了国投瑞银新动力、建信汇利、鹏华弘盛A等多只。

或许是针对业绩不佳的现状,东方基金近日主动调整了多只基金的“掌舵人”。稍早前,东方旗下6只基金发布了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其中王然不再担任东方价值挖掘和东方成长收益的基金经理,朱晓栋则卸任东方支柱产业的基金经理一职。

  随着公募基金二季报披露的落幕,当季权益类产品的完整调仓路径清晰曝光:从股票仓位上看,当季权益类基金呈现冰火两重天的态势,在仓位排行榜的顶端,部分权益类基金的股票仓位已经突破了95%的上限,例如中欧恒利和融通行业景气。但在仓位排行榜的末端,新沃通盈多只权益类基金在二季度的股票仓位为零,而它们在当季的十大重仓股一片空白。

种种问题浮出水面

  对此,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大泰金石识基研究院核心分析师王骅指出,仓位下降比较厉害的基金基本上都是规模趋近于迷你的产品,比如前海开源的多只沪港深产品,虽然部分产品今年业绩表现尚可,但为了应对接下来的赎回,对看好的股票不得不抛售兑现。此外在市场下行的情况下同行业整体降仓杀跌,基金只能空仓以对。

Wind数据统计,截至8月23日,目前已有16家基金公司上半年的业绩曝光,其中天弘基金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57.24亿元和17.51亿元,排在了首位;而无论从营业收入还是从净利润的指标来看,东方基金都与之存在非常大的差距。

  “零”股票仓位缘何频频出现?

细究东方基金业绩不佳的原因,旗下产品规模日趋迷你的问题日益凸显了出来。记者统计发现,二季度以来,东方旗下基金产品规模普遍缩水,较去年同期减少近54亿元。其中,产品数量居多的主动型权益类基金缩水最为严重,剔除新发行的基金,规模较去年同期减少了36.38亿元。

  公募基金二季报显示,如果将A、C两类份额分开计算,上半年末大约有135只权益类基金的股票仓位为零。但根据《红周刊》记者的逐一统计,其中超过半数的产品为尚在建仓期的次新基金,很大程度上或许是源于股票市场整体表现不济,这部分次新基金在建仓期内才少建股票仓位或者未建股票仓位,被动选择更好的建仓时点。

种种不利因素叠加,目前东方权益类基金中规模迷你者居多。截至今年二季度末,除去东方精选(400003,基金吧)和今年新成立的东方量化成长外,公司旗下其他权益类基金的规模均在5亿元以下,其中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清盘线的基金有7只,分别为东方启明量化先锋、东方大健康、东方互联网嘉、东方新能源汽车主题、东方支柱产业、东方创新科技、东方核心动力。

  与此同时,一个奇怪的现象随之应运而生:多只至少在今年一季度末时还是高股票仓位的权益基金在二季度“疑似”清仓,二季报显示其十大重仓股中空无一股。而这一现象实际上还发生在不止一家基金公司身上。例如国投瑞银新动力,虽然该基金在今年一季度末时的股票仓位仅为18.53%,但是其当季10只重仓股“花落”工行、农行、航天信息、新安股份、久其软件、九州通、圆通速递、山西焦化、新城控股、潞安环能,而基金的重头则是其前两大重仓股工商银行和农业银行,持仓市值占基金资产净值比分别为4.32%和3.16%。出乎意料的是,二季报显示,该基金当季将仅有不到20%的股票仓位一降到底,而相对应的则是在债券上的仓位明显提升,而该基金的最新规模仅为0.63亿元。

而东方权益类基金净值增长率表现欠佳,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基金规模。Wind数据统计,今年上半年,公司旗下34只权益类基金中,有30只基金的净值增长率为负,其中有27只基金在二季度被净赎回。而东方主题精选、东方精选、东方龙(400001,基金吧)等13只基金上半年净值增长率均低于-10%,在同类基金中排在后1/3。

  不过,这一降一升却似乎让基金的净值和排名受益匪浅。Wind资讯的统计数据表明,截至7月31日收盘,国投瑞银新动力开年迄今的净值增长率约为4.02%,其在1697只同类基金中排在了第76位。

除了规模迷你外,产品线单一可能也是影响东方基金业绩的重要因素。东方基金官网显示,公司目前的产品结构以混合型基金、债券型基金、保本型基金和货币基金为主,虽然东方安心收益等保本基金、东方金元宝等“宝”类货币基金丰富了东方旗下基金品种,但是公司还缺乏了指数型基金、QDII基金、定增基金、FOF基金等产品类型;而对比同为东北证券旗下的银华基金(博客,微博)的产品线,除了混合型基金、债券型基金、保本基金和货币基金外,指数型基金、QDII基金等类型的产品也占据了相当的比重。

  有趣的是,该基金的基金经理在季报总结中表示,基金在二季度显著控制了基金仓位,降低了权益的投资比例;在行业的配置上,其增加了对医药、食品等消费行业和计算机、新能源汽车等成长性行业的配置,基本上回避了周期性行业。

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投资者对基金的需求多种多样,东方基金较为单调的产品线很难满足各路投资者的需求,因此会错失部分收益。”针对基金类型单一的问题,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了东方基金客服,对方称公司此前唯一的指数型基金东方央视财经50已转型成为东方启明量化先锋,公司则从未发行过QDII基金。

  同样或许是“因祸得福”的例子还有万家瑞丰,该基金在今年一季度末时的股票仓位是14.20%,头两号重仓股是龙元建设和华夏幸福,并且10只重仓股也均有着落。但是二季报显示,该基金的股票仓位同样直接降为零了,而该基金在二季度末AC两类份额所加总的规模约为0.04亿份,对比规模来看,其更加迷你,而从截至7月底的Wind同类排名看,其基本排在同类的中游。

此外,一位不愿具名的基金研究员还对《红周刊(博客,微博)》记者表示:“东方基金大股东东北证券在券商中实力不强,其对于东方基金的支持力度或许不足。”Wind数据显示,股东方东北证券在上市的券商中市值排在第12名,而像南方基金的股东方华泰证券(601688,股吧)、申万菱信的股东方申万宏源(000166,股吧)等券商的市值都远高于东北证券。

  而与国投瑞银新动力的表述不同,万家瑞丰基金经理在季报总结中直言:“本基金主动去两市仓位,有效回避了市场回调。”对此,王骅也向《红周刊》记者分析,今年二季度股票型基金和混合偏股型基金收益达到二位数者寥寥,甚至达到5%以上的都很少,大部分都是负收益,很多基金经理在二季度的跌势中看空股市。例如华安新恒利在二季度减持权益仓位,降低了权益市场调整对组合的冲击,也是为了避免产品的前期收益和固定收益被二季度的股市拖累。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对此,爱方财富总经理庄正则分析,其中部分基金比如工银瑞信新得润混合,该基金一季度股票仓位16.79%,二季度0.02%,主要是砍掉了金融类股票,最主要还是因为对金融去杠杆的担心。而其他仓位下降比较明显的基金通常是规模不大、调仓灵活的,有可能原有的组合不再符合基金经理策略目标,会遭遇到较大幅度的调整。

基金经理频繁更替一直是东方基金的“痼疾”,除了公司管理层不稳定导致基金经理变更外,资深基金分析师常玏还分析道:“小型基金公司盈利能力一般都比较弱,因此在招聘基金经理的时候会‘急功近利’一些,会用高薪吸引人才,但是应聘者的水平参差不齐。因此在基金经理上任一段时间后,如果短期内业绩没能有出色的表现,一方面自身的收入没达到预期,可能主动离职;另一方面基金公司也会因基金经理业绩不佳而缺乏耐心,会采取措施更换基金经理。”

  新沃基金彻底褪去“股票”衣裳

而近期东方基金恰好又陷入了基金经理的动荡之中。8月17日,东方价值挖掘和东方成长收益发布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基金经理王然不再担任上述两只基金的基金经理。当天,东方支柱产业也发布了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基金经理朱晓栋因公司业务需要离开该基金。

  在二季度这轮权益类公募降低股票仓位的潮流中,《红周刊》记者也注意到,甚至有排名靠后的小基金公司整体放弃了股票仓位,产品完全倒向了固定收益一边。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基金经理王然和朱晓栋均为“老将”,分别有3.32年和5.58年的基金经理任职经验,而业绩欠佳或许是导致基金经理“离任”的主要原因。Wind数据显示,东方价值挖掘和东方成长收益在王然担任基金经理两年间,净值增长率分别为-4.33%和0.52%,在万得同类基金中排名靠后。而东方支柱产业在朱晓栋管理1年多的时间,净值回撤了17.07%。

  而这家基金公司就是成立于2015年、总部位于北京的新沃基金。Wind资讯统计数据表明,截至二季度末,新沃基金的公募资产管理规模仅为31.4亿元,其排名在124家公募和持公募牌照机构中也仅列在了第99位,公司旗下现有公募基金三只,现有基金经理仅有一人。

记者发现,在公告发布前,上述两位基金经理分别管辖了10只和6只基金。由此判断,上述两位基金经理均被公司寄予厚望。不过或许由于市场因素,王然和朱晓栋所管辖的基金年内净值大都出现了回撤,似乎离公司的期望值相距甚远。

  从三只公募产品的类型来看,实际上这三只产品分别是货币基金新沃通宝、纯债基金新沃通利、灵活配置型基金新沃通盈,其中唯一能在股票市场上投资的就是新沃通盈。但从该基金二季报来看,当季其十大重仓股呈现出一片空白。追溯基金的一季报时,中信证券、保利地产、山西汾酒、中航沈飞、寒锐钴业、航新科技、中直股份、内蒙一机、北新建材、潍柴动力赫然位列其十大重仓股,并且当时的股票仓位达到了62.41%。

除了近期离任的王然和朱晓栋之外,东方基金中基金经理“一拖多”的现象比比皆是,无论是主动型权益类产品基金经理刘志刚、薛子徵、郭瑞等,还是债券类产品基金经理吴萍萍,抑或是身兼权益类、债券类基金经理的姚航、周薇、黄诺楠等人,都担负着层层重任。

  在新沃通盈的二季报中,基金经理并未对清仓股票的原因做出解释,但从基金的整体规模来看,新沃通盈一直徘徊在生死线之下,一季度末时其规模约为1135.76万元,而二季度末时其规模约为1138.78万元,而一季报和二季报中均对清盘风险做出了相应的提示。

其中基金经理周薇目前共管理了11只基金(A、C分开统计)。此前,她曾陆续卸任了8只基金的基金经理一职,但任职回报都表现平平。其中东方鼎新在她挂帅的2年零279天内,净值增长率为32.44%,是上述8只基金中表现最好的一只。

  《红周刊》记者注意到,俞瓅是新沃基金旗下目前唯一在职的基金经理。从公开的个人简历可以查到,有关他的介绍少之又少:其2013年7月至2016年9月任职于国金证券,历任证券交易员、投资经理、投资主办,2016年10月加入新沃基金任基金经理助理。而就新沃通盈而言,原本该基金的基金经理有三位,另外两位基金经理武亮和邵将分别于今年3月初和6月底离职,仅剩下俞瓅一人苦撑。根据记者了解的情况,这唯一的基金经理基本上是研究债券和货币的,加之新沃通盈规模持续迷你,这也造就了基金经理彻底“抛弃”了股票。

记者了解到,在2015年市场走势较好的情况下,东方基金大力发行新基金,但是当时公司旗下基金经理数量并不多,因此或许出于无奈的选择,公司基金经理‘一拖多’的现象十分普遍。天天基金网显示,目前东方基金的基金数量为62只,旗下基金金经理为16人,平均每人管理3.88只基金。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该基金很大可能是在二季度末做了临时调整,基金经理在6月底很有可能是买了七天的逆回购——季度末逆回购的利率高,参与配置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作为一只权益类基金,新沃通盈清仓股票的操作似乎有失妥当。

重仓行业或存明显失误

  高股票仓位者“事出有因”?

其中,“一拖六”基金经理郭瑞在东方基金担任基金经理已2年有余,截至8月23日,他独挑大梁的东方互联网嘉年内的净值增长率为-20.82%。

  当然,从记者手头全部的二季报权益类基金的股票仓位统计来看,实际上高仓位的基金也是比比皆是,甚至还有一只基金的股票仓位突破了95%的上限,它就是中欧恒利三年定开;另外以融通行业景气为首的多只基金也接近了95%的上限。

首先看一季报,基金经理当时在季报总结中表示:“对本基金的产品策略进行了调整,不再拘泥于传媒和计算机行业,配置更为均衡。一季度,根据市场风格的变化,主要配置在电子、计算机、银行、券商、家电等行业。”

  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爱方财富总经理庄正指出,数据显示,股票型开放式基金首季末股票仓位是85.64%,二季度末则是83.75%;混合型基金首季度末期是65.34%,而二季度末期则是65.2%,二季度沪深300指数下跌了9.94%。由此可见,二季报偏股型基金并没有主动减仓,甚至是主动加仓了,仓位下降最主要是市场下跌被动下降。

不过郭瑞似乎有些后知后觉,他一季度大力重仓了去年大涨的中国银行(601988,股吧)等银行股,但是中证银行指数在一季度下跌-2.17%,尤其是2月初至一季度末,中证银行指数的跌幅高达13.02%,因此,一季度郭瑞的重仓股也大多表现欠佳。

  而就当季仓位最高的两只偏股权益类基金而言,王骅指出,中欧恒利三年定开作为一只定期公募基金,本身有三年的封闭运作期,可以利用投资期限来“对冲”短期风险,基金经理可以不考虑在近期市场不明朗的情况下给产品带来的损失,而去抓住短期套利和底部抄底的机会,实际上基金也对跌幅较大的一部分股票双汇发展、保利地产等股票进行了增持。一季报时其股票仓位为93.91%,而二季报时股票仓位进一步增加到了97.82%。

而从二季重仓股来看,郭瑞舍弃银行股,加码了一季度涨幅较大的云南白药(000538,股吧)、恒瑞医药(600276,股吧)等医药股。不过从二季度初至今,前期涨幅较大的医药股纷纷出现回撤,例如云南白药二季度以来股价下跌了17.92%。由此看来,郭瑞重仓医药行业时点滞后,可能给东方互联网嘉二季度的业绩带来了一定程度的负面影响。

  在该基金的二季报中,基金经理明确指出了该基金高仓位以及净值下跌不多的原因:“首先是它配置了蓝筹和消费;其次是市场下跌后其看好后市。”数据显示,截至8月1日收盘,该基金的最新单位净值是0.9751元,其今年以来的下跌幅度远小于同期的主流指数,例如同期沪深300指数的跌幅约为15%。

对于郭瑞的投资风格,诺亚财富派基金研究经理李懿哲分析道:“相比上任重仓TMT行业的基金经理薛子徵,郭瑞的投资风格偏向于大盘蓝筹,从去年9月上任之后,他大刀阔斧换仓,补课蓝筹股,但2018年市场环境泥沙俱下,即使重仓蓝筹,也很难取得可观的收益。”

  对比来看,另一只股票仓位接近95%上限的基金融通行业景气的情况则不太相同。庄正向记者分析,融通行业景气是只仓位始终较高的混合型基金,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度该基金仓位93.64%,二季度94.73%,仓位小幅增加。这种仓位变化,同样可以从净值表现和基金经理主观判断来解释。

除了在公司权益类基金中业绩垫底的东方互联网嘉,昔日的明星基金东方精选也备受投资者关心。稍早前,该基金发布公告称增聘许文波为基金经理;而在此之前,东方精选已经经历了10任基金经理,不过除了付勇和呼振翼外,其他基金经理的业绩大多平庸。今年以来,在7月2日朱晓栋离任前,该基金一直由他和蒋茜共同管理。截至8月23日,该基金年内净值回撤了23.64%。

  “该基金二季度不跌反涨,净值上升3.86%,大幅跑赢基准收益10.57个百分点,再加上二季度份额净赎回,仓位自然会被动上升了。该基金为了应对市场调整,二季度在行业配置方面进行了小幅调整,突出了组合的阿尔法,增加了旅游、医药、零售、机械、重卡等行业的配置,降低了钢铁、水泥、化工、通信等行业配置。”他进一步指出。

对于东方精选今年业绩欠佳的原因,李懿哲表示:“今年上半年,该基金在房地产和基建板块参与过多,追风失败,因此在系统调整中受伤更重。”记者查阅该基金二季报发现,该基金二季度前十大重仓股中,有7只都在当季出现了下跌,除了宝钢股份(600019,股吧)外,其他下跌的个股跌幅都超过了10%,其中天顺风能(002531,股吧)、金风科技(002202,股吧)和亚厦股份(002375,股吧)的跌幅最大,分别为39.99%、30.24%和21.59%。值得注意的是,这3只股票均为基建板块相关个股。

  而王骅则分析,融通行业景气是因为配置股票的属性问题,消费板块与周期品板块均衡配置。二季度融通行业景气的重仓股并未有明显调整,基金经理同样有意识增配了看好的个股,而相比上期明显增持的潍柴动力、三一重工、恒瑞医药和普利制药都在二季度有一定涨幅。

除了东方精选和东方互联网嘉外,公司旗下的东方主题精选和东方龙年内净值增长率分别为-23.28%和-20.61%,也都低于-20%。而从重仓情况来看,这两只基金或多或少存在重仓行业配置失误的问题。以净值回撤幅度较大的东方主题精选为例,该基金目前由王晓伟一人管理,自2017年四季度以来,在他的重仓股中出现了许多通信设备概念股,例如中兴通讯(000063,股吧)、烽火通信(600498,股吧)、光迅科技(002281,股吧)等。然而受贸易战的影响,通信设备概念股跌幅较大,例如从去年四季度至今年二季度末一直持有的烽火通信,期间股价下跌了23.77%。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