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体化业务水平的减退招致中夏族民共和国宣判在欧洲评判界的身价不断去中心化,女评判执法职业男子足球竞技

昨天,中国足坛裁判界发生了两件大事:其一,是2015亚洲杯组委会刚公布裁判组名单,42名执法裁判中竟然无一来自中国内地;其二,是中国足协官方宣布任命加拿大裁判界的资深专家出任中国足协裁判办公室主任。中国裁判在亚洲范围被日益“边缘化”。从内部“换领导”寻求突破,这到底是一次新的冒险还是走向专业化的开始? 中国裁判水平 日益下降 自从2009年国内足坛“反腐扫黑”风暴启动后,以陆俊、黄俊杰等为代表的国内“精英裁判”全部落马,之前主管中国足协裁判委员会工作的李冬生也沦为阶下囚。从2010年中国足协改组开始,杨新利担任中国足协技术委员会主任分管裁判工作,起用大批年轻的“嫩哨”,整体业务水平明显下降,近几年国内联赛因裁判水平引发的争议比比皆是。 整体业务水平的下降导致中国裁判在亚洲裁判界的地位不断边缘化。2010年世界杯和2011年亚洲杯,中国裁判仅有助理裁判穆宇欣一人入选裁判团队。目前中国的7名国际级主裁判和9名国际级助理裁判员中,共有10人是在2010年之后获得资格的年轻裁判,这些人近几年在亚洲的国际比赛中执法场次也不少,但重要比赛鲜有登场资格。2014年世界杯,中国裁判已经绝迹于亚洲裁判团。 这次亚洲杯新鲜出台的42名执法裁判名单中,亚足联一共分成14组裁判,分别来自澳大利亚、乌兹别克斯坦、沙特、巴林、阿曼、卡塔尔、阿联酋、日本、韩国、马来西亚、伊朗、斯里兰卡、新加坡和香港地区,中国内地裁判居然无人入选。据悉,亚足联选派裁判的依据主要看各国裁判近两年执法赛事的水平级别,这方面中国的裁判处于劣势。 亚洲裁判界话语权失落 据国内裁判界权威人士表示,除了国内裁判水平确实下降之外,近年来中国足协对亚足联“精英裁判培训班”的参与态度不够积极也是造成中国裁判被边缘化的重要原因。亚足联前不久在吉隆坡举办了一次亚洲杯裁判选拔学习班,当时就没有一名中国裁判参加,所以最终中国裁判绝迹亚洲杯并不奇怪。 事实上,中国足协在亚足联的话语权已全面失落。除了张吉龙前两年代理亚足联主席期间,谭海曾执法过4场2014世预赛10强赛,其他重大赛事中国主裁判踪影全无。现在亚足联裁判部主任是日本人小川佳实。小川佳实在2007年上任以来,除孙葆洁和穆宇欣,其他中国裁判都没有在近两届亚洲杯亮相。相比之下,这次入选亚洲杯执法裁判名单最多的是阿联酋裁判,数量多达4名。原亚足联金哨、新加坡人马丁目前就任阿联酋裁判部主任。 加拿大籍刘虎何许人也? 昨天,中国足协官方宣布聘请原加拿大足协裁判办公室主任刘虎担任中国足协裁判办公室主任。 据悉,刘虎出生于青海省西宁市的一个教师家庭。他从小喜欢踢球,1981年,刘虎考入青海师范大学体育系足球专业。据当时体育系主任郜建海介绍,刘虎很有悟性,并在接触裁判知识时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刘虎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青海大学任体育讲师。1990年,刘虎作为青年裁判中的代表参加了昆明海埂基地全国高级裁判员培训班,1992年他被评为国家级裁判。 刘虎本有可能成为第一批执法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的裁判。但因为妻子赴加拿大读博,刘虎作为陪读与妻子同赴加拿大。到加拿大后,刘虎没有放弃足球。1997年,刘虎成为加拿大国家级足球裁判,执法北美大联盟、美国杯比赛。2001年,刘虎被批准为加拿大足协注册的国际级足球裁判。2007年,他开始担任魁北克圣鲁易斯足协裁判委员会主任,4年后,他成为加拿大足球协会裁判办公室主任。就在即将过去的2014年,在刘虎的领导下,多名加拿大裁判执裁了国际足联的各项赛事。 中国裁判 走向职业化? 刘虎是中国培养的裁判,但成才却是在加拿大。不过,他与中国裁判界却有着密切的联系,早在2013年4月,新华社发布了一篇题为《嫩哨之殇?体制之困?中加足球官员辩裁判问题》的报道,文中把刘虎作为了被采访对象。 当时刘虎认为裁判要走职业化的路子,好处之一是裁判比较专心,无后顾之忧。“在加拿大一个职业裁判的收入相当于白领。运动员职业化要和裁判员职业化成正比。” 这次中国足协聘请刘虎担任裁判委员会主任,显然是想把裁委会这个专业机构让更专业的人士领导,改变之前种种备受争议的不专业做法。而在刚刚由总局召开的全国体育局长会议上,中国足协杯列为单项体育协会体制改革的试点,不排除中国足协会从裁判机构上进行第一刀。 另一方面,中国足协也希望能借助刘虎之前在加拿大累积的人脉关系,改变中国裁判在亚足联边缘化的尴尬局面,从而为中国足球争取更多的外交空间。 刘虎作为裁判部主任负责选派国内联赛裁判和向亚足联推荐裁判,权力相当之大。不过,离国多年的他将面对与加拿大完全不同的足球行政管理制度与复杂的社会人际关系,能否带领中国裁判突围还是一个问号。

图片 1马宁入选亚洲杯裁判员名单

36岁的女裁判秦亮将以第四官员的身份,亮相本周末中甲联赛北控燕京队与河北华夏幸福队的一场重头戏。女裁判执法职业男足比赛,这在国内足球史上当属头一遭。中国足协裁委会作此安排的目的是帮秦亮热身,为执法今夏加拿大女足世界杯做准备。不过,对于这种尝试,部分国内足球界人士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还是表达了一定的疑虑。

连日来,中国足球裁判界喜事不断:先是国际足联3日宣布3名中国女裁判员将执法2019年女足世界杯,随后亚足联公布2019年亚洲杯裁判人选,4名中国男裁判员入选。裁判员“走出去”渐成常态,折射出足球专业人才培养初见成效。

36岁的女裁判秦亮

中国女子国际级裁判员秦亮,女子国际级助理裁判员崔永梅、方燕3人将执法2019年女足世界杯。此前她们还执法过2015年加拿大女足世界杯。而在近年来的重大国际女足赛事中,中国女子裁判也从未缺席。

女裁判热身找感觉

男子裁判员方面,2019年亚洲杯有4名中国裁判,分别是男子国际级裁判员马宁、傅明,国际级助理裁判员霍伟明、曹奕,是有史以来中国裁判员参加亚洲杯执法人数最多的一届。2018年,在各级各类亚洲及国际赛事中,中国男子国际级裁判员先后参与国际执法任务达98人次,其中不乏亚冠、亚运会、亚足联U19和U16决赛阶段比赛等重要赛事。

北控与华夏幸福的比较堪称本周中甲重头戏,足协安排国际级女子主裁判秦亮担任这场比赛的第四官员,这也意味着秦亮还将执法比赛次日双方预备队之间的比赛。中国足协裁判办确认,这是足协首次选派女裁判执法国内男足职业比赛。秦亮作为亚洲足坛最优秀的女子裁判已经被国际足联选派执法加拿大女足世界杯,与其搭档前往加拿大执法的还有另外两名中国女助理裁判崔咏梅和方燕。

此外,中国男女室内五人制裁判员执法国际比赛数量及水平也在2018年再攀新高。

中国足协裁判办主任刘虎表示:秦亮能被国际足联选入女足世界杯的主裁判名单,说明她已具备了相当的能力与经验,也完全可以执法中甲联赛。裁判办安排她执法两场中甲预备队比赛,就是为了让她能够尽快适应快节奏的比赛,从身体上、心理上为执法女足世界杯做好准备。她们执法世界杯的时候肯定要避开亚洲球队的比赛,要执法欧洲、南美球队的比赛,那样的比赛,节奏肯定比一般女子比赛要快。

毋庸置疑,只有不断积累高水平比赛的执法经验,才能造就一名优秀裁判员。中国足协近年来大胆起用年轻裁判员,使他们在国内顶级赛事中得到磨炼和成长,逐步成为服务于各级联赛的中坚力量。这既展现了改革中的中国足球新形象,同时也必将提升我国裁判在亚洲和国际赛事中的参与度和话语权。

足协寄望女裁判提振士气

上海体育学院博导、教授龚波说,这几年,中国足协主动用心培养年经裁判,裁判员自身素质普遍不错,在执法顶级赛事中得到了锻炼。特别是他们的外语水平普遍不错,对外交流方便,有助于多参加国际比赛执法,进一步提升执法表现和整体水平。

在男足亚洲杯以及过去两届世界杯决赛阶段比赛中,除了助理裁判穆宇鑫曾经担任过南非世界杯替补助理裁判外,中国男裁判已经很久没有在国际大赛中获得执法机会,就连近年来的男足世青赛、世少赛都难觅中国裁判身影。但是中国女裁判还是比较争气的,秦亮就是其中之一。出生于1979年的秦亮曾参加过田径项目的专业训练,从甘肃考入北京体育大学足球专业后,秦亮对足球的兴趣与日俱增,对于执法工作的热爱也有增无减。四五年前,中国足协在统计裁判员报名信息时,曾推荐秦亮作为助理裁判报名执法,但遭到一心想当主裁判的秦亮拒绝。在不懈努力下,秦亮近年来执法水准节节高升。2012年,她曾获得亚足联最佳女子主裁提名。去年她曾执法过女足世青赛并执法了去年越南女足亚洲杯决赛日本队与澳大利亚队的巅峰对决,这也是中国裁判过去十年来首次主吹亚洲顶级国际赛事决赛。可以说,以秦亮为代表的中国女子裁判已经深得亚足联的信任。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足协高度重视秦亮3人组的加拿大执法之旅,也就不难理解。

2015年出台的《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提出,要加强足球教练员、裁判员等专业人才的培训。记者了解到,中国足协在不断扩大裁判员规模与提高裁判员业务水平的同时,也相当重视精英裁判员培养。每年针对男、女子精英裁判进行多次培训,选派优秀裁判参加亚足联、国际足联各类精英裁判培训,不断加强针对优秀裁判员的比赛评估、体能跟踪等。

有足协人士分析认为,近年来,中国足球裁判尤其是男裁判饱受质疑与非议,公信力一度降至冰点,因此如何改善裁判员执法水平从而提高其公信力是当务之急。秦亮等3人执法女足世界杯关乎中国裁判的形象问题,足协用一些特殊方式来帮助她们,初衷是好的。

今年1月24日至2月4日,中国足协选派8名中超联赛裁判员赴塞浦路斯参加由捷克足协组织的联赛裁判员冬季训练营项目,其中包括5名国际级裁判员和3名国家级裁判员,均为80后,年龄最小的只有30岁。

自1991年女足世界杯创办以来,中国曾有3名女子主裁判执法过该项赛事,她们分别是左秀娣、张冬青、牛慧君,而陆丽娟也曾作为助理裁判参加过女足世界杯。不过近年来由于中国女子足球的成绩每况愈下,中国女裁判的执法能力也受到了质疑,除秦亮之外,没有更多女子裁判能在国际顶级赛事上获得主哨机会。因此,秦亮和中国足协都格外珍惜这次机会。

同时,为加强本土裁判员人才体系建设和裁判员培训工作,目前,由中国足协裁判管理部牵头,陆续修订和出版了国内一级至三级裁判员培训大纲、教材。中国足协还计划筹备建立中国足球裁判培训学院,依托高校资源有针对性地培养年轻裁判,提高优秀年轻裁判员的数量和质量,充实中国裁判员的后备力量。

女裁判能胜任男足比赛吗?

新华社记者吴书光、萧海川

女裁判执法男足比赛在国际上并不鲜见,比如在英超赛场,85后女子助理裁判西恩玛茜就曾成为赛场一道靓丽的风景,不仅因为其面容姣好、身材颀长,更因为她在执法比赛中的专注态度和判断力丝毫不逊于男裁判,也难怪英超联盟安排她执法过2011-2012赛季曼联与切尔西的红蓝大战。

不过女子裁判作为主裁执法男子职业联赛还是相当罕见,对于秦亮执法中甲比赛,部分业内人士也表达了一定的疑虑。一位前国际裁判对北青报记者说:女子世界杯的竞技水平再高,它在竞技速度、对抗程度方面与男足还是有明显差距,此外女球员对比赛节奏的把握以及性征表现形式上也与男球员有着巨大差异。仅仅为了适应快节奏而让秦亮执法男足比赛,这种尝试的效果很难判断。目前在册的可以胜任女子国内联赛包括青年赛事的女裁判员不超过100人,足协确实应该拿出一套系统培训方案来提高这些裁判的水平。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