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新利】华泰柏瑞鼎利的股票(stock卡塔尔(قطر‎基金占资金总财力比例为2.83%,  高位购入英科诊疗

中国经济网北京4月29日讯2019年一季度,涨势如虹的A股让人记忆犹新,尤其是净值大幅上涨的权益基金投资者更是如浴春风。但与之相比,业绩不佳的产品也不在少数,尤其是混合型基金,因基金经理可以在股票和债券类资产之间进行大比例自由配置,所以多只混基都因为持有较少的股票类资产而跑输同类均值水平。  据悉,华泰柏瑞旗下有8只混合型基金今年一季度的净值涨幅就不足10%,更远远落后于17.48%的同类产品均值,而根据今年一季报显示,这些业绩落后的产品大都轻仓股票类资产。与此同时,成立已超14年的华泰柏瑞基金公司最新公募管理规模仍然不足千亿元,6只主动管理型权益基金累计收益率至今亏损。  一季度A股大涨华泰柏瑞8只混基涨幅不足10%  经过了2018年的蛰伏,A股在2019年一季度终于迎来大幅反弹,数据显示,在一季度里,A股各主要指数涨幅均在20%以上,其中权益类基金更是受益于此。股票型基金由于仓位不得低于80%,所以全线飘红,平均涨幅高达27.42%,而在超过三千只混合型基金中,却有不少产品涨幅并不理想,远低于17.48%的同类均值水平。  根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华泰柏瑞基金公司旗下就有8只混基业绩明显落后,甚至一季度涨幅不足10%。其中的华泰柏瑞鼎利A、C;华泰柏瑞新利A、C;华泰柏瑞享利A、C均属于股票资产占比较少的产品。  根据2019年一季报显示,华泰柏瑞鼎利的股票资产占基金总资产比例为2.83%,而债券类资产却占到了94.5%,相应的,该基金也是这8只混基里一季度涨幅最少的,华泰柏瑞鼎利A、C份额分别仅上涨了1.39%和1.34%。持有的股票包括万科A、保利地产(600048)、新宙邦(300037)、西安银行(600928)、青岛港(601298),而新宙邦一季度股价仅上涨6.61%。  华泰柏瑞新利的一季报显示,其股票资产占比在16.16%,债券资产占比为69.3%,股票资产同样少得可怜,其A、C份额在一季度也因此仅上涨1.51%、1.69%。华泰柏瑞鼎利和华泰柏瑞新利也是华泰柏瑞旗下,成立日期在2019年以前的混合型基金中,仅有的一季度涨幅不足2%的产品。  这两只基金的基金经理也同样是罗远航、吴邦栋,二人的合作期从2018年4月2日至今。资料显示,罗远航曾在华夏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任固定收益部研究员、交易管理部交易员、现金管理部研究员等,2017年1月加入华泰柏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其在华夏基金时管理的多数都是货币型基金,累计管理经验4年多。  而吴邦栋曾任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研究员、农银汇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研究员,2015年6月加入华泰柏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任高级研究员兼基金经理助理。虽然吴邦栋一直从事研究员和权益基金经理,但任职经验仅有1年,还是位新人。  从股票资产略多一些的华泰柏瑞新利来看,今年一季度的前十大重仓股为平安银行、农业银行、交通银行、工商银行、华侨城A、万科A、荣盛发展(002146)、浙能电力(600023)、大秦铁路(601006)、迈瑞医疗(300760)。在一季报里,基金经理表示:“本基金在报告期内季初主要增持了银行、地产、部分周期股以及航空股。季度中期对部分涨幅较大的周期股以及银行股做了一定的减配,并增配了一定的成长股标的。”也就是说,到一季度末,前十大重仓股中的4只银行股和3只地产股还是已经经过减配后的,可见当时银行地产股在股票资产中的比重之大,也凸显了其谨慎的态度。  华泰柏瑞享利A、C在一季度的涨幅虽然相比前两只基金已经多了不少,但也仅有6.90%和6.84%,股票类资产占比在26.91%,债券资产占到了70.88%。前十大重仓股为浦发银行、南京银行、中国建筑、兖州煤业(600188)、华发股份(600325)、桐昆股份(601233)、兴业银行、葛洲坝(600068)、开滦股份(600997)、海螺水泥(600585),也以银行股作为主要重仓板块,而其余的煤炭及公用事业个股涨幅相对较少,而且这十只个股的仓位已经达到了25.33%,几乎是所有股票资产的仓位占比,谨慎性也非常突出,但基金经理却在一季报中表示:“本基金2019年一季度采取进取的策略,保持权益资产的进取仓位,以权益、固定收益和打新三者为获利手段,业绩表现较佳。”  且不说仓位算不算进取,单看一季度收益,离同类产品17.48%的均值已经相差10个百分点,而且离该基金的业绩比较基准13.89%也非常悬殊,这样的差距基金经理还能认为是业绩表现较佳,不知道有没有考虑过投资者的感受呢?  另外的华泰保兴吉年福与华泰柏瑞港股通量化则分别在一季度净值上涨了7.51%、7.55%,业绩也不理想。尤其是华泰柏瑞港股通量化,在股票资产占基金总资产比例高达70.59%的情况下,业绩依然大幅落后,一季度前十大重仓股显示,持股多为港股市场中的电信、石化、基建等行业。  7只主动权益基金累计亏损2投资部总监垫底主动管理  华泰柏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于2004年11月18日正式成立,现注册资本人民币2亿元,总部位于上海,下设北京和深圳分公司,公司股东为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柏瑞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苏州新区高新技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  别看成立时间已经超过14年,但最新的公募资产规模显示,其仅有997.79亿元。如果以2019年一季度末的数据和2018年年底数据对比看,除去资产上涨的因素,其股票型基金、混合型基金、债券型基金与货币型基金这四大类产品的份额数全都出现了下降。  Wind数据显示,2018年年底,华泰柏瑞旗下这四大类产品的份额分别为156.83亿份、230.72亿份、46.26亿份、330.49亿份,到了今年一季度末缩水至121.18亿份、222.07亿份、44.37亿份、326.77亿份。  从该公司旗下成立日期在2019年以前的所有产品的累计收益率看,截至目前,仍然有12只基金处于亏损中,而且除了被动指数型基金和债券型基金之外,有7只都是主动管理型权益类产品。  2015年3月26日成立的股票型基金华泰柏瑞积极优选是该公司累计亏损最多的主动管理型产品,截止4月25日收盘,累计收益率亏损达39.1%,累计单位净值仅有0.609元。  该基金一直由方伦煜管理,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方伦煜历任广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行业研究员、招商证券有限公司投资经理、巨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研究员、广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投资经理。  2008年6月至2010年2月任中国人寿(601628)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投资经理、2010年2月至2012年2月任职于华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基金投资部、2012年3月加入华泰柏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从2012年4月起担任基金经理,2015年6月起任华泰柏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部总监,累计任职经验已经有7年。但在管理的3只基金中,仅有一只的任职回报小幅超过同类均值,另外两只则大幅跑输均值,华泰柏瑞积极优选更是大幅亏损。  2015年下半年,A股市场变脸,权益类基金业绩也从上半年的大涨缩水严重,而到年底时,华泰柏瑞积极优选的单位净值跌至0.743元,不仅将上半年的涨幅完全回吐而且跌幅高达25%。2016年A股弱势震荡,该基金继续下跌20.59%,远超-11.54%的同类均值水平,而且在货币政策趋紧的情况下,该基金各季度的前十大重仓股均重仓持有银行股及石化行业个股。  在2016年年报中,方伦煜对2017年的观点是继续看好“供给侧改革”相关板块的机会,而从2017年前三季度的前十大重仓股看,其也完全以钢铁、有色、煤炭、建材等行业为主要持股方向。但显然,这些行业个股的涨幅无法与2017年价值消费股的涨幅相比,所以在四季度,方伦煜姗姗来迟的对伊利股份(600887)、爱尔眼科(300015)等几只大消费行业个股进行了买入,这样的落后操作在牛市下仅让基金净值上涨了15.08%,单位净值恢复到0.679元,可谁知2018年在股市大幅回调下又跌去了28.87%。  今年以来,华泰柏瑞积极优选的A股强劲反弹下,净值上涨了26.09%,也算是弥补了去年的亏损,但无奈前几年的亏损太严重,致使累计业绩垫底公司主动管理型产品。  而另一只亏损仅次于华泰柏瑞积极优选的主动型基金是华泰柏瑞健康生活,从2015年6月18日成立至今年4月25日收盘的累计亏损幅度为13.4%,令人惊讶的是,华泰柏瑞基金公司的现任投资部总监、投资决策委员会成员吕慧建一直是该基金的基金经理,并且累计管理经验超过9年。两位投资部总监管理的主动型产品纷纷业绩垫底,这在公募基金行业里似乎并不多见。

18新利 1

中国经济网北京4月9日讯 在年初以来A股的爆发式上涨中,主动管理型股基可谓是收益颇丰,从成立于2019年以前的共350只主动管理型股基(各份额分开计算,下同)收益率看,2019年一季度无一只产品收益为负,然而乐观的背后却也有喜有忧。

  华泰柏瑞年内七成基金亏损,华泰柏瑞富利变“负利”

根据记者了解,一季度主动管理型股基的平均收益率为12.48%,如果以此来看,在这350只产品中仍有21只没能跑赢同类均值,占比为6%,这其中,就有由公募基金领军人物王宏远掌舵的前海开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旗下产品。

  作者/《壹财信》修文

还记得去年国庆节前,王宏远连续高调唱多A股,但在今年一季度主动股基排名中,旗下的前海开源公用事业和前海开源港股通股息率50强收益率却远逊于同类均值,涨幅均低于8%。而且在这位公募老将的领导下,经过此前几年公募规模的突飞猛进,如今的前海开源已经连续出现两年规模缩水,发展前景堪忧。

  来自于7月份的医药行业阴霾至今还难以消散,然而和踩雷长生生物、美年健康等基金相比,买入英科医疗的华泰柏瑞积极成长混合A也同样悲催,因为自从其在今年一季度新进买入后,英科医疗的股价就再没有创出过新高,虽然在4月份实施了高送转,但复权后股价依然在二季度下跌超过30%,7月份之后又继续下跌18%。

A股大涨 积极唱多的前海开源却有两只股基业绩落后

  不仅如此,从今年华泰柏瑞基金公司旗下的所有产品业绩看,近七成都惨遭亏损,重仓持有大金融行业股票的华泰柏瑞富利混合更是跌幅居首,如此投研实力实在让投资者忧虑!

2018年的A股行情如今依然历历在目,然而在当时众人皆恐惧的情况下,前海开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联席董事长王宏远却抛出了全面加仓的指令。根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在去年国庆节前,王宏远建议公司召开投决会,此后公司投决会做出了全面加仓的决定,这一举动在当时受到了众多投资者和业内机构的关注,可以说,王宏远是主导此次加仓的主要因素。而在更早时,王宏远还成功预言了2015年的大牛市以及后来的暴跌。

  高位买入英科医疗

提起王宏远,其可谓是南派公募基金行业的一面旗帜。25岁时即进入了中国第一家公募基金管理公司;29岁到32岁时被外派至伦敦、纽约学习,并获得美国常春藤名校硕士学位;40岁时,加盟前海开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担任联席董事长。

  华泰柏瑞积极成长吞苦果

但可惜的是,即便在这样一位公募界领军人物的掌舵下,积极唱多的前海开源旗下却有两只主动管理型股票基金的收益率在一季度明显落后。根据wind数据统计,在目前市场中成立时间于2019年之前的350只主动管理型股票基金中,仅有占比6%的产品在一季度跑输了同类均值水平,这其中就包括前海开源公用事业股票、前海开源港股通股息率50强股票,二者的一季度收益率分别为4.24%和7.56%,大大落后于12.48%的同类产品平均收益率水平。

  今年一季度,医药股的涨势达到顶峰,当时不仅市场各界对医药股的业绩和未来表现一致看好,而且在A股行情大幅波动下,机构的避险心理也促使资金转投医药股。但正如巴菲特所说的,“只有当潮水退去之后才知道谁在裸泳”,而这次的裸泳者中必定少不了华泰柏瑞积极成长混合A。

具体来看,前海开源公用事业股票成立于2018年3月23日,成立以后,该基金一直贯彻公用事业的主题策略,前十大重仓股基本都集中在电力、机场等防守型板块,这在2018年股市大跌期间的抗跌作用十分明显,然而缺点就是在今年A股大涨行情中业绩让人失望。

  从英科医疗发布的一季度前十大流通股东看,华泰柏瑞基金公司旗下的华泰柏瑞积极成长混合A以新进买入16万股,成为该公司第6大流通股股东。虽然英科医疗是一只小盘股,但16万股就能进入前十流通股东之类足以说明其并不被市场的大多数人所看好,而这16万股的持仓也没有进入到华泰柏瑞积极成长混合A的前十大重仓股中。

从最新公布的2018年四季报看,其前十大重仓股为长江电力、国投电力、中国移动、华电国际、华润电力、华能国际、华润燃气、中国民航信、香港宽频、川投能源,持仓占比达48%,而全部股票资产占到了基金总资产的84.18%。

18新利 2

2018年,其净值增长率为-2.32%,同期业绩比较基准收益率为-13.24%。正如该基金2018年年报中所说:“有效规避2018年市场下行风险,同时超越业绩基准。”虽然不知道其今年一季度的具体持股情况,但从业绩涨幅看,该基金似乎也是与消费、成长等涨幅明显的板块无缘。

  即便如此,幸运之神依然没能眷顾华泰柏瑞积极成长混合A,今年一季度也正是英科医疗股价的阶段性高点,从二季度的走势看,该股竟然连此前的高点都没能触及便掉头向下,经管在4月份实施了10送10股,可依然在二季度里复权后股价收跌了36.67%,而且从7月份至今,该股继续下跌超过18%。即便不知道华泰柏瑞积极成长混合A的具体持股成本,可买入之后就遭遇大幅下跌的走势必然已经令其产生亏损。

或许正是这样,导致前海开源公用事业股票的管理规模从成立时就不高,仅为2.49亿元,而到了2018年年底缩水到了0.89亿元,基金份额也是连续遭遇大比例赎回。这样的产品自然难以被机构看上,其持有人结构显示,该基金100%都是个人投资者。

  其实华泰柏瑞积极成长混合A也是一只“老”基金了,从2007年成立至今的累计收益率也有60%,而且在此前多年的历史表现中,大多数年份的业绩都能实现上涨。不过今年以来在A股跌跌不休的影响下,净值也亏损了8.86%。从前十大重仓股看,医药和科技成长股依然占据了较大比例,这也导致该基金在二季度下跌严重。

而另一只股票型基金前海开源港股通股息率50强的情况则更为差劲,不仅今年一季度的收益率仅有7.56%,而且从2017年5月8日成立至今的累计收益率还亏损了2.28%。该基金的投资目标表示,‘主要通过精选法律法规或监管机构允许投资的港股市场中具有高现金分红的股票,在合理控制风险并保持基金资产良好流动性的前提下,力争实现基金资产的长期稳定增值。’

18新利 3

而从2018年各季度的前十大重仓股看,却基本都以国有商业银行、石油、电信等国资公司为主。以去年四季报为例,其前十大重仓股为工商银行、农业银行、腾讯控股、中国移动、中国银行、申洲国际、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汇丰控股、深圳国际、香港宽频,其中大部分在今年的股市大涨中表现逊色。

  不过,现任基金经理方伦煜历任广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行业研究员、招商证券有限公司投资经理、巨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研究员,广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投资经理。

但就是这样一只保守型股基,却由三位基金经理管理,分别为邱杰、史程、苏天杉。从经验值来看,除了邱杰有4年任职经验外,其余两人都是仅担任基金经理2年多。而且邱杰目前还是前海开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联席投资总监、投资部联席行政负责人,同时担任12只基金的基金经理职务。

  2008年6月至2010年2月任中国人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投资经理、2010年2月至2012年2月任职于华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基金投资部、2012年3月加入华泰柏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目前为公司投资部总监、投资决策委员会成员。其6年多的累计任职经验依然在今年的市场行情下苦苦支撑基金的业绩。

史程和苏天杉则分别是前海开源基金董事总经理、联席投资总监;前海开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执行投资总监。三人的合作始于2018年5月份以后,但至今的收益率却是-4.4%。

  比华泰柏瑞积极成长混合A更惨的是华泰柏瑞积极优选股票,虽然该基金今年内的业绩跌幅也在8%左右,但在方伦煜独自管理该基金3年多以来,业绩却大跌了38%。

不过另一方面,前海开源旗下的其他主动管理型股票基金却都跑赢了同类均值,其中的前海开源优势蓝筹股票A/C、前海开源外向企业一季度涨幅都在20%左右,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持有成长股和大金融板块股票所致。

18新利 4

公募规模发展由盛转衰 连续两年整体缩水

  华泰柏瑞年内七成基金亏损

如果从前海开源公募基金的整体发展情况看,情况似乎也不乐观。Wind数据显示,截止最新数据,该公司的公募管理规模仅有423亿元,仅排在百余家公募基金公司的中游水平。即使在2013年同年成立的16家公募基金公司中,也仅仅排在第七位。

  华泰柏瑞富利亏损居首

以完整年度数据来看,2013年到2016年,该公司的公募规模是连续增长的,原因即有基数较小,又有2014年和2015年的牛市行情影响。连续两年市场的上涨让2016年前海开源的公募规模创出新高,2016年年底,其股票和混合这类权益产品的管理规模共计为355.56亿元,债券和货币基金类固收产品的规模为251.68亿元,合计达到了607亿元。

  《壹财信》纵观华泰柏瑞基金公司旗下产品在今年内的表现,有近七成产品都惨遭亏损,其中权益产品跌幅靠前,跌幅超过10%的产品达到了21只。无论是重仓大消费行业的华泰柏瑞健康生活,还是该公司旗下的沪港深基金,亦或是重仓铁路、基建的华泰柏瑞盛利混合C都跌幅靠前,让人都会该公司整体投研实力产生巨大的担忧。

但2016年全年A股市场整体出现了明显回调,投资者似乎也对前海开源的业绩表现有所不满,这让2017年前海开源的股票、混合、债券型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分别从2016年年底时的145.18亿元、210.38亿元、93.19亿元,缩水至93.86亿元、179.93亿元、41.14亿元,降幅分别为35%、16.9%和55.85%。从而也失去了2017年价值股的大涨机遇,而2018年全年,前海开源的公募管理规模继续降至369.25亿元,这也是自2017年之后,连续第二年下降,降幅达到30%。

  华泰柏瑞富利混合以仅18%的跌幅位居首位,而这只名称为富利的基金,实际情况却是从去年9月份成立至今的累计收益率亏损了18.26%。

众所周知,2018年的公募权益产品整体表现都较为暗淡,前海开源当然也无法独善其身,所以股票与混合型基金的规模下降也在情理之中,但相比其他多数基金公司大力开拓渠道,在货币基金和债基上实现规模增长弥补权益下降之际,前海开源却还是没能保持整体稳定。虽然2018年的债基规模由此前的41.14亿元增加到了80.64亿元,但货基规模却从2017年的214.34亿元降至2018年的146.14亿元,也就是说债基的规模增加还无法弥补货基的缩水,再加上权益产品的规模下降,导致整体规模水平继续滑坡。

  在一季度时,该基金重仓煤炭与房地产股票,从而令基金下跌达8.81%,到了二季度,这一投资风格又突然发生了大转变,前十大重仓股中的煤炭股悉数消失,转而大手笔买入银行与保险股,但不幸的是,南京银行、兴业银行、民生银行、中国平安均在二季度下跌。导致该基金净值又在二季度下跌了9.08%,基金经理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批量换股,并且还接连踩错行情节奏也成为投资者的笑柄。

2018年年报显示,前海开源沪港深蓝筹精选在2018年里净利润亏损达9.6亿元,位列“第一”,而且该基金也是公司旗下权益产品中管理规模最多的产品,截止2018年年底达到了23.21亿元,机构投资者占到了七成。

18新利 5

前海开源沪港深蓝筹精选在2018年全年主要重仓腾讯控股和金山软件,其余主要行业集中在银行、保险、医药三个行业,但在A股整体回调明显的情况下,净值亏损了23.72%。

  基金经理杨景涵,从2004年至2006年于平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任投资分析师;2006年至2009年9月于生命人寿保险公司,历任投连投资经理、投资经理、基金投资部负责人。2009年10月加入华泰柏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曾任专户投资部投资经理,2014年6月起任研究部总监助理。

其基金经理曲扬同王宏远的从业经历颇为相似,早年也任职于南方基金,历任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基金经理职务,目前为前海开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执行投资总监。不过这位总监也是压力山大,即使合并份额来看,一人也同时管理着18只基金,而且类型包括股票型、混合型、债券型,主题更是五花八门。

  这位累计任职时间仅为3年左右的基金经理却同时管理着9只基金,但从2017年下半年以后接手的基金业绩均呈亏损之势,“靠天吃饭”的特征也十分明显。

2018年一季度时,该基金的管理规模还有43.57亿元,到了年底就变成了23.21亿元,看来投资者对这位资深总监也并没有多少信心。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相比之下,目前管理规模为8.28亿元的被动指数型基金前海开源中航军工在去年亏损了8.55亿元,原因自然是军工行业整体下挫明显。如果从规模变化看,这只基金的缩水程度更甚,在2016年巅峰时管理曾高达97.69亿元,如今已经缩水不到一成。

责任编辑:常福强

从目前前海开源公布最新投资者结构的78只产品来看,有37只产品的机构投资者占比在70%以上,机构投资者占比超过50%的产品数量达到了50只,由此可见机构客户对前海开源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