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新利】总体业务水平的骤降招致中黄炎子孙民共和国评判在亚洲评判界之处不断边缘化,再次展布亚足球联合会亚

昨天,中国足坛裁判界发生了两件大事:其一,是2015亚洲杯组委会刚公布裁判组名单,42名执法裁判中竟然无一来自中国内地;其二,是中国足协官方宣布任命加拿大裁判界的资深专家出任中国足协裁判办公室主任。中国裁判在亚洲范围被日益“边缘化”。从内部“换领导”寻求突破,这到底是一次新的冒险还是走向专业化的开始? 中国裁判水平 日益下降 自从2009年国内足坛“反腐扫黑”风暴启动后,以陆俊、黄俊杰等为代表的国内“精英裁判”全部落马,之前主管中国足协裁判委员会工作的李冬生也沦为阶下囚。从2010年中国足协改组开始,杨新利担任中国足协技术委员会主任分管裁判工作,起用大批年轻的“嫩哨”,整体业务水平明显下降,近几年国内联赛因裁判水平引发的争议比比皆是。 整体业务水平的下降导致中国裁判在亚洲裁判界的地位不断边缘化。2010年世界杯和2011年亚洲杯,中国裁判仅有助理裁判穆宇欣一人入选裁判团队。目前中国的7名国际级主裁判和9名国际级助理裁判员中,共有10人是在2010年之后获得资格的年轻裁判,这些人近几年在亚洲的国际比赛中执法场次也不少,但重要比赛鲜有登场资格。2014年世界杯,中国裁判已经绝迹于亚洲裁判团。 这次亚洲杯新鲜出台的42名执法裁判名单中,亚足联一共分成14组裁判,分别来自澳大利亚、乌兹别克斯坦、沙特、巴林、阿曼、卡塔尔、阿联酋、日本、韩国、马来西亚、伊朗、斯里兰卡、新加坡和香港地区,中国内地裁判居然无人入选。据悉,亚足联选派裁判的依据主要看各国裁判近两年执法赛事的水平级别,这方面中国的裁判处于劣势。 亚洲裁判界话语权失落 据国内裁判界权威人士表示,除了国内裁判水平确实下降之外,近年来中国足协对亚足联“精英裁判培训班”的参与态度不够积极也是造成中国裁判被边缘化的重要原因。亚足联前不久在吉隆坡举办了一次亚洲杯裁判选拔学习班,当时就没有一名中国裁判参加,所以最终中国裁判绝迹亚洲杯并不奇怪。 事实上,中国足协在亚足联的话语权已全面失落。除了张吉龙前两年代理亚足联主席期间,谭海曾执法过4场2014世预赛10强赛,其他重大赛事中国主裁判踪影全无。现在亚足联裁判部主任是日本人小川佳实。小川佳实在2007年上任以来,除孙葆洁和穆宇欣,其他中国裁判都没有在近两届亚洲杯亮相。相比之下,这次入选亚洲杯执法裁判名单最多的是阿联酋裁判,数量多达4名。原亚足联金哨、新加坡人马丁目前就任阿联酋裁判部主任。 加拿大籍刘虎何许人也? 昨天,中国足协官方宣布聘请原加拿大足协裁判办公室主任刘虎担任中国足协裁判办公室主任。 据悉,刘虎出生于青海省西宁市的一个教师家庭。他从小喜欢踢球,1981年,刘虎考入青海师范大学体育系足球专业。据当时体育系主任郜建海介绍,刘虎很有悟性,并在接触裁判知识时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刘虎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青海大学任体育讲师。1990年,刘虎作为青年裁判中的代表参加了昆明海埂基地全国高级裁判员培训班,1992年他被评为国家级裁判。 刘虎本有可能成为第一批执法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的裁判。但因为妻子赴加拿大读博,刘虎作为陪读与妻子同赴加拿大。到加拿大后,刘虎没有放弃足球。1997年,刘虎成为加拿大国家级足球裁判,执法北美大联盟、美国杯比赛。2001年,刘虎被批准为加拿大足协注册的国际级足球裁判。2007年,他开始担任魁北克圣鲁易斯足协裁判委员会主任,4年后,他成为加拿大足球协会裁判办公室主任。就在即将过去的2014年,在刘虎的领导下,多名加拿大裁判执裁了国际足联的各项赛事。 中国裁判 走向职业化? 刘虎是中国培养的裁判,但成才却是在加拿大。不过,他与中国裁判界却有着密切的联系,早在2013年4月,新华社发布了一篇题为《嫩哨之殇?体制之困?中加足球官员辩裁判问题》的报道,文中把刘虎作为了被采访对象。 当时刘虎认为裁判要走职业化的路子,好处之一是裁判比较专心,无后顾之忧。“在加拿大一个职业裁判的收入相当于白领。运动员职业化要和裁判员职业化成正比。” 这次中国足协聘请刘虎担任裁判委员会主任,显然是想把裁委会这个专业机构让更专业的人士领导,改变之前种种备受争议的不专业做法。而在刚刚由总局召开的全国体育局长会议上,中国足协杯列为单项体育协会体制改革的试点,不排除中国足协会从裁判机构上进行第一刀。 另一方面,中国足协也希望能借助刘虎之前在加拿大累积的人脉关系,改变中国裁判在亚足联边缘化的尴尬局面,从而为中国足球争取更多的外交空间。 刘虎作为裁判部主任负责选派国内联赛裁判和向亚足联推荐裁判,权力相当之大。不过,离国多年的他将面对与加拿大完全不同的足球行政管理制度与复杂的社会人际关系,能否带领中国裁判突围还是一个问号。

4名中国裁判确认参与亚洲杯执法 万州四国赛提前热身

18新利 1马宁入选亚洲杯裁判员名单

中国金哨为大场面“练嘴”

连日来,中国足球裁判界喜事不断:先是国际足联3日宣布3名中国女裁判员将执法2019年女足世界杯,随后亚足联公布2019年亚洲杯裁判人选,4名中国男裁判员入选。裁判员“走出去”渐成常态,折射出足球专业人才培养初见成效。

昨天,国际级主裁马宁、傅明和另外6名本土裁判员抵达万州,执法将在这里举行的国际青年锦标赛暨四国赛,同时也是为明年初的亚洲杯执法工作“热身”。亚足联日前已经确定了明年亚洲杯赛的裁判员执法名单,马宁、傅明两名中国足协在册裁判的佼佼者已经确定作为裁判员参加本届亚洲杯执法工作。两人也将成为继2007年亚洲杯“金哨”孙葆洁之后,再度亮相亚洲杯执法舞台的中国足协在册裁判。中国裁判用了差不多10年的时间重新回到国际执法舞台的最前沿,这个结果是对国内裁判执法工作的巨大鼓励。

中国女子国际级裁判员秦亮,女子国际级助理裁判员崔永梅、方燕3人将执法2019年女足世界杯。此前她们还执法过2015年加拿大女足世界杯。而在近年来的重大国际女足赛事中,中国女子裁判也从未缺席。

即将出征奥预赛的中国U21男足暨国奥男足将于本月15日至19日在重庆市万州区参加四国国际青年锦标赛。中国足协为了协助球队打好本次热身赛,不仅为赛事创造了优越的比赛、训练及各类生活条件,还特意指派8名在本赛季中超联赛执法中表现优异的本土裁判参与本次赛事的执法,其中就包括两名现役国际级主裁马宁、傅明。

男子裁判员方面,2019年亚洲杯有4名中国裁判,分别是男子国际级裁判员马宁、傅明,国际级助理裁判员霍伟明、曹奕,是有史以来中国裁判员参加亚洲杯执法人数最多的一届。2018年,在各级各类亚洲及国际赛事中,中国男子国际级裁判员先后参与国际执法任务达98人次,其中不乏亚冠、亚运会、亚足联U19和U16决赛阶段比赛等重要赛事。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两位国际级主裁昨天抵达万州之前,中国足协已经接到通知,包括两人在内的部分协会在册的国际级裁判员已经获得明年1月阿联酋亚洲杯赛的执法资格,而两人届时的身份就是主裁判。资料显示,前中超“金哨”孙葆洁在2007年马来西亚亚洲杯期间曾执法过部分场次,而随后的2011年卡塔尔亚洲杯及2015年澳大利亚亚洲杯两届赛事都没有出现过中国籍主裁身影,上届杯赛甚至没有一名中国籍助理裁判参与执法。对中国足球裁判界而言,这不得不算是尴尬。究其原因,不难发现,在孙葆洁、谭海、穆宇欣等一干能力、经验俱佳的老裁判相继淡出职业赛事执法舞台后,中国足协裁判工作也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受到“人才青黄不接,亟待挖掘培养”的困扰。

此外,中国男女室内五人制裁判员执法国际比赛数量及水平也在2018年再攀新高。

近年来,随着国家高度重视足球工作加之“足改方案”的推出,中国足协在改良中国足球的过程中做了许多实事,其中对本土裁判员的培养也是重点内容之一。马宁、傅明、张雷等新一代裁判正是在“足球贪腐风暴”过后,中国足协重点培养出来的“黑衣法官”中的佼佼者。中国裁判员挽回公信力的过程,实际也是这些裁判员逐步走向成熟的过程。前不久,马宁、傅明分别作为主裁、附加助理裁判员执法了本赛季亚冠联赛决赛首回合较量。而再往前,“80后”裁判王迪还曾作为主裁执法了2016年印度亚少赛决赛。由此不难看出,中国裁判已经重返亚足联裁判队伍的“主流”之中。

毋庸置疑,只有不断积累高水平比赛的执法经验,才能造就一名优秀裁判员。中国足协近年来大胆起用年轻裁判员,使他们在国内顶级赛事中得到磨炼和成长,逐步成为服务于各级联赛的中坚力量。这既展现了改革中的中国足球新形象,同时也必将提升我国裁判在亚洲和国际赛事中的参与度和话语权。

在今年1月江苏举行的U23亚洲杯期间,马宁、傅明同样作为主裁参与多场比赛的执法,同他们一同参与执法的中国裁判员还有助理裁判霍伟明、施翔。傅明在U23亚洲杯1/4决赛日本队与乌兹别克斯坦队这场重头戏中的执法表现也深受亚足联肯定。按照亚足联裁判指派工作惯例,U23亚洲杯执法工作其实也是明年亚洲杯赛执法工作的演习,跻身U23亚洲杯主裁队伍的24名裁判员基本都将获得亚洲杯执法资格。而在U23亚洲杯之后,无论马宁还是傅明,在亚冠、中超、足协杯等重要赛事的执法过程中都经受住了考验,他们能够获得亚洲杯执法资格也是对他们多年奋斗的肯定与褒奖。而能够在大量国际名哨“抢滩”国内职业赛场的背景下,始终保持执法工作的高水准,马宁、傅明获得的成绩也是来之不易。

上海体育学院博导、教授龚波说,这几年,中国足协主动用心培养年经裁判,裁判员自身素质普遍不错,在执法顶级赛事中得到了锻炼。特别是他们的外语水平普遍不错,对外交流方便,有助于多参加国际比赛执法,进一步提升执法表现和整体水平。

两名在册主裁获得亚洲杯执法资格对中国足协也是巨大鼓励。尽管和职业教练、球员一样,马宁、傅明在经历一个漫长的赛季之后非常辛苦,但他们并没有停下奋斗的脚步。昨天,他们和其他6名同行赶赴重庆万州。尽管U21年龄段的国际赛事较普通成年国际赛事的强度不同,但作为国奥队冲击2020年奥运会前的重要热身,热身的重要性同样不容忽视。两名国际级主裁也能通过这样的比赛执法来保持自身的身体和心理状态。据了解,除马宁、傅明外,国际级助理裁判霍伟明、曹奕也获得了亚洲杯执法资格。需要说明的是,马宁、傅明在亚洲杯执法过程中的官方身份是“裁判员”,而不是“主裁”,这是因为本届赛事还将在部分场次中使用视频助理裁判技术并启用附加助理裁判员,两人也不排除以此两类裁判员的身份参与赛事执法。

2015年出台的《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提出,要加强足球教练员、裁判员等专业人才的培训。记者了解到,中国足协在不断扩大裁判员规模与提高裁判员业务水平的同时,也相当重视精英裁判员培养。每年针对男、女子精英裁判进行多次培训,选派优秀裁判参加亚足联、国际足联各类精英裁判培训,不断加强针对优秀裁判员的比赛评估、体能跟踪等。

本报重庆万州专电 记者 肖赧

今年1月24日至2月4日,中国足协选派8名中超联赛裁判员赴塞浦路斯参加由捷克足协组织的联赛裁判员冬季训练营项目,其中包括5名国际级裁判员和3名国家级裁判员,均为80后,年龄最小的只有30岁。

同时,为加强本土裁判员人才体系建设和裁判员培训工作,目前,由中国足协裁判管理部牵头,陆续修订和出版了国内一级至三级裁判员培训大纲、教材。中国足协还计划筹备建立中国足球裁判培训学院,依托高校资源有针对性地培养年轻裁判,提高优秀年轻裁判员的数量和质量,充实中国裁判员的后备力量。

新华社记者吴书光、萧海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