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裁郭宝龙和交锋监督、评判处监禁督给足协的告诉中,在国安与卓尔比赛的那多少个争论判罚上

中国足协纪委会召开会议,研究上周日国安与申鑫比赛之中出现的“周挺将皮球踢向对方外援腹部”的动作是否应当给予追加处罚。经过两个半小时的会议,纪委会认定周挺的这个动作属于“有可能会给对方造成身体伤害的暴力行为”,决定对其停赛4场、罚款2万元人民币。

上轮联赛北京国安主场与上海申鑫比赛中,国安后卫周挺对申鑫外援凯撒倒地之后的附加踢球动作,一直是这个星期的热议话题。究竟周挺这个动作该不该受到附加处罚?昨日,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发布了正式处罚决定:对周挺处以停赛4场、罚款2万的处罚。 该决定中提出,在申鑫外援在角旗区倒地后,周挺“仍然采用过分的力量和野蛮的方式”踢位于倒地的对方球员腹部的球,其行为已经超出“对球”的目的,因此属于暴力行为。这一解释,也清楚地回应了周挺赛后在微博上对于自己这个动作的辩解“踢的是球,没有恶意伤人”,“裁判就在身边,我要是直接踢对方,裁判能不把我罚下吗?裁判没响哨我肯定要继续踢啊!” 实际上,当值主裁郭宝龙对于这个判罚的处理的确存在一定问题。资深裁判专家崔宝印认为当值主裁判“迟钝”,当时就应当是一张红牌。虽然不能作为直接佐证,但周挺有一项不值得夸耀的纪录:他是中国职业联赛迄今为止申领黄牌数最多的球员,比亚军超出20多张。 对于周挺是否应该被追罚这个话题,北京媒体与外地媒体形成了鲜明的意见对比。但无论如何,周挺和国安俱乐部在事后对于此事的理直气壮都不值得鼓励。资深足球媒体人董路提出,这个动作是否合理,只要换而处之就很容易理解:“如果躺在地上的是周挺,踢球的是申鑫外援凯撒呢?”

针对北京国安队与武汉卓尔队比赛当值主裁判王迪的执法表现,中国足协裁判委员会评议组连日来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和研究。据记者昨天了解到的情况,评议组认定王迪在两个判罚上存在严重失误,他将被处以内部停哨多轮比赛的处罚。 评议组认定王迪存在严重失误的两次判罚分别是:一,国安外援格隆在禁区内被卓尔球员铲倒,按照规则,王迪应判卓尔球员犯规,并判给国安点球,但他却判格隆“假摔”,且出示了黄牌。二,国安外援马季奇被卓尔球员踢倒并受伤,卓尔球员的动作属于暴力行为,王迪应出示红牌,但他只出示了黄牌。据此,王迪将被内部停赛。 而对于国安俱乐部在报告中提到的卓尔球员从背后飞铲国安球员朴成的情况,裁委会在观看完录像之后认为,卓尔球员在铲球时双脚未离开地面,且在接触到朴成之后有收腿的动作,因此王迪的判罚并不存在太大争议。 裁委会一人士向记者透露,“王迪3年前就晋升成为了国际级裁判,按理说不应该出现如此严重的判罚失误。在国安与卓尔比赛的这两个争议判罚上,王迪的预判和选位都做得不好,直接影响了他的观察角度,体现不出很强的业务能力。另外,踢马季奇的那位卓尔球员,他踢的最后两脚的动作只对人、不对球,而且使用了过分力量,这种野蛮的踢球方式必须受到惩罚。”

裁委会投票3比2

一个细节是,在比赛当晚,主裁判郭宝龙和比赛监督、裁判监督给足协的报告中,均未把对周挺的判罚写进报告中,裁委会的表格,只对首发名单、换人、比分、红牌以及各种意外情况写在报告表中,然后在规定的时间内传到足协。正常情况下,裁判报告表格上只记录黄牌人员和时间,但不会写入报告中,所以,对于周挺那次犯规得到的黄牌,三人的报告都没写,此后,裁委会在查阅各场比赛报告时,也没有特别留意这场比赛。

但第二天事情开始发酵,从电视到媒体,从报纸到网络都在爆炒周挺的那次黄牌犯规,而国安和周挺也卷入了口水战。看到外界反应如此强烈,裁委会周一决定调阅该场录像,看看当时的情况到底如何。

看完录像后,裁委会内部也出现了分歧,有的认为,从裁判业务角度,按照FIFA的足球竞赛规则中对黄牌的界定是“鲁莽”动作,对鲁莽犯规的解释是“队员的行为完全不顾对方的危险,或者因他的行为所带来的危险性结果。如果队员以这种态度对待比赛应该黄牌”,周挺踢球的动作没有顾及凯撒的危险,以及可能带来的危险性后果,郭宝龙出示黄牌是按照规则处罚;也有人认为是 “暴力动作”,两种意见争执不下,最终投票表决,结果是3比2,认定暴力动作的意见勉强胜出。

这其中出现了推手,那就是上级部门对外界媒体的报道给予了极大的关注,一些俱乐部和媒体纷纷通过各种手段施压,足协感觉棘手,在各方压力下,提起诉讼成为必然。不过在整个过程中,执行局方面没有过多表示意见,作为组织方,执行局希望在足球范畴内来解决,交给了作为评议方的裁委会来解决,没有过多介入此事。

纪委会认定“暴力”

在接到裁委会的“意见”后,纪委会立即展开了调查,但与裁委会一样出现了分歧,焦点同样是 “暴力”还是“鲁莽”上,而且均说服不了对方,只能召开会议当面解决。在过去,纪委会委员都是通过传真签字确认的办法来处理赛场违规违纪时间,但这次例外,在17日的会议上,纪委会请来了外地的委员,总共六人参加了会议。

17日下午,国安俱乐部总经理助理吕军和周挺都来到了足协,会上,纪委会让周挺作出陈述,同时表示“我们会根据各方情况作出决定”,周挺再次重申 “自己只是踢到了球,没踢到人,而且没有踢人的想法”,他还强调 “当时裁判没有吹停比赛,我还是在比赛当中”。此后,周挺离开,吕军留下等消息。

听证会后,国安俱乐部下达了封口令,任何人不得在微博或采访中说起这件事,周挺也不例外,但俱乐部已知道足协即将处罚周挺的意见,他们更多地理解为“足协在找平衡”。他们认为,在处罚了柯钊、赵旭日等队员后,国安成为“众矢之的”,所有人都盯着周挺,足协压力很大。

周挺离开会场后,纪委会立即进行了讨论,直接进行表决,最终处罚成为纪委会的主流:国安球员周挺在非常近距离的情况下将皮球踢向对方球员腹部,这个动作有可能给对方造成身体伤害,属于有意实施暴力行为,按照纪律处罚条例第54条规定,对周挺处以停赛4场、罚款2万元人民币的处罚。

裁判引发中超思考

此外,裁委会也对当值的主裁判郭宝龙做出了停哨5场的内部处理,今年中超裁判员暴露很多问题,业务水平下滑,造成了多场比赛出现误判或漏判,已经停哨了6名裁判,几乎每一轮都有一名裁判员遭到处罚,“抽签制”难以执行,第6轮中超裁判又回到委派方式

据了解,第6轮国安主场与人和的比赛已初步确定由来自泰国的主裁执法,周日中能与申花的比赛也是外籍裁判执法。至此,国安成为本赛季外籍裁判“光顾”最多的球队,6轮中超,有4名外裁执哨。

事实上,裁判给裁委会提出了新课题,在各家俱乐部普遍加大投入后,裁判员已经成为影响比赛的因素。

技术部主任杨新利表示足协正在着手建设评估选派体系:把合适的裁判派到合适的比赛中去。什么是合适的裁判?就是根据每名裁判的性格类型、心理类型、体能、执法风格、近期的表现等进行选派。“中超的比赛分析系统对裁判行为、跑动距离、平均判距、净打时间都有显示,成为选派裁判的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