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资金财产创立的话的合计受益为-18.82%,该厂商旗下有3只基金成立以来的共计降幅超越二分之一

中国经济网北京1月25日讯2018年以来股市跌宕起伏,赚钱效应减弱,受此影响,万家基金公司也没能交出一份令投资者满意的成绩单。根据中国经济网记者统计,万家基金公司旗下成立于2018年之前且能够取得可比数据的权益类基金共有31只,但其中24只基金2018年以亏损收场,占比近八成。  万家瑞隆与万家臻选这两只基金2018年跌幅均超过20%,排在该公司权益产品跌幅榜前两名。而从累计收益来看,这两只基金同样垫底,截至2018年12月28日收盘,其累计收益分别为-18.82%、-22.07%,累计单位净值分别为0.8118元、0.7793元。  2018年初,万家基金公司11%国有股权转让项目在山东产权交易中心启动网络竞价程序。如果此次股权转让成功,万家基金公司的管理层将持有万家基金4.9%股权。但最终管理层未能如愿。  在股权转让一事尘埃落定后,万家基金两位主力基金经理先后离职,2018年8月15日,高翰昆因个人原因离职,卸任15只基金的基金经理一职;2018年11月9日,“一拖六”基金经理卞勇也因个人原因离职。从两位离职基金经理的资料来看,都是长期从事投研工作且均在离职前管理多只基金,同时已经做到公司总监或副总监级别的主力型人员,核心人才流失对万家基金来说必然影响颇深。  八成权益基金2018年亏损万家瑞隆频换重仓股领跌  在A股市场的震荡行情下,万家基金公司2018年收官战打得并不漂亮。数据显示,该公司旗下成立于2018年之前且能够取得可比数据的权益类基金共有31只,但其中24只基金2018年以亏损收场,占比近八成。其中,跌幅超过10%的有13只基金,跌幅超过20%的有2只基金,分别是万家瑞隆、万家臻选。  万家瑞隆以23.92%的跌幅排在万家基金公司旗下权益类基金2018年跌幅榜首位,该基金成立于2016年11月30日,其近2年、近1年及近半年的阶段涨幅分别为-14.39%、-21.76%、-15.16%,截至2018年12月28日收盘,该基金成立以来的累计收益为-18.82%。  万家瑞隆在成立后的近1年时间内净值虽缓慢增长,但涨幅十分有限,直到2018年初其净值才突破1.1元,但该基金累计单位净值最高时也仅有1.1620元。自2018年4月起,随着A股市场回调,该基金净值也逐渐震荡下跌,并于2018年6月首次跌破1元,而截至2018年12月28日收盘,其累计单位净值仅余0.8118元。  从管理规模来看,万家瑞隆成立时的初始募集规模为3.00亿元,随后翻倍增长,到2017年一季度其规模已增加至6.10亿元,但2017年二季度期间该基金规模迅速缩水89.95%至0.61亿元,之后又减少至0.11亿元。2018年以来该基金规模继续缩水,截至2018年底其规模仅余0.07亿元,已连续6个季度规模低于清盘线500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从现有披露数据来看,万家瑞隆90%以上资产均为机构持有,故2017年该基金规模骤降也是机构撤资导致。  具体到2018年的业绩表现,万家瑞隆仅在一季度上涨7.91%,其余三个季度均为亏损状态。其一季报显示,该基金在1月中部分仓位参与了蓝筹股行情,主要持仓以地产、航空和保险为主。2月底则布局了部分中小创板块,其中以计算机、传媒、军工和智能制造为主。恰逢中小创板块出现反弹,总的来看该基金一季度取得了较好的成效。  然而自2018年二季度开始,万家瑞隆对于A股行情的判断则屡屡出现失误。二季度该基金采取了均衡布局的策略,在蓝筹股中布局保险和航空,在成长股中持有以新能源汽车、计算机、军工和智能制造为主的板块。但从实际走势上来看,二季度期间仅医药板块走出了独立上涨行情,该基金重仓的相应板块则波动较大,收益远低于预期,该基金也于二季度下跌14.31%。  进入2018年下半年,万家瑞隆再次积极调仓换股,三季度该基金主要重仓白酒、地产、银行等蓝筹类个股,还开始布局基建板块、农业个股。到了四季度则减持了白酒类个股,重点布局地产、基建、农业等板块。不过,无论如何努力调仓换股,受所属板块下跌拖累,该基金下半年业绩始终没能抬头,三、四季度该基金分别下跌5.42%、13.00%。  如此大动静的调仓换股与其基金经理频繁变更有关,中国经济网记者查阅资料发现,虽然成立不过两年之久,但仅在2018年万家瑞隆便经历了三任基金经理。数据显示,2017年8月16日至2018年3月14日期间,该基金由高翰昆和李文宾共同管理,由于一季度该基金表现向好,两人的任职回报也较好,为10.90%。  2018年3月15日后,高翰昆退出,该基金转由李文宾独立管理,直到2018年9月17日,但此期间该基金业绩下滑明显,故李文宾的任职回报为-21.71%。2018年9月18日至今,该基金交由刘洋独立管理,期间业绩继续下挫,刘洋的任职回报为-5.35%。  高翰昆2009年7月加入万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历任研究部助理、交易员、交易部总监助理、交易部副总监,于2018年8月15日因个人原因离职。李文宾2010年7月至2014年4月在中银国际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工作,担任研究员职务。2014年5月至2015年11月在华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工作,担任研究员职务。2015年11月进入万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工作。刘洋曾任中国建设银行洛阳分行国际业务部业务人员、宏源证券(000562)股份有限公司研究部研究员、沃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研究部研究员、万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研究部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等职。  中国经济网记者注意到,万家瑞隆与万家臻选不仅2018年表现最差,从成立以来的累计收益来看,这两只基金同样垫底。万家瑞隆、万家臻选成立以来的累计收益分别为-18.82%、-22.07%,分列万家基金公司权益类产品累计收益跌幅榜第二名、第一名。此外,该公司还有3只权益基金也累计亏损。  管理层持股战略受挫两位主力基金经理离职  根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万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原名为天同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于2002年8月23日正式成立,于2006年2月20日正式更名为万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属于券商系基金公司,在2018年以前,其股东分别为中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持股49%;新疆国际实业(000159)股份有限公司,持股40%;山东省国有资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股11%。  但是在2018年1月22日,山东省国有资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通过山东产权交易中心将其持有的万家基金11%的国有股权进行挂牌转让。  在随后的2月24日,万家基金第二大股东新疆国际实业发布公告,决定与上海朴承企业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组成联合体,共同参与万家基金股权的竞购。其中上海朴承竞购股份490万股,国际实业竞购股份610万股,分别占万家基金总股本的4.9%、6.1%。万家基金公司的管理层对于想要得到自家股权的愿望非常迫切也非常普遍,倘若这次联合竞拍成功,国际实业在万家基金的股权比例将上升至46.1%,而管理层也将持股4.9%。  根据天眼查数据,上海朴承成立于1月23日,也就是山东省国有资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将11%股权挂牌的第二天,其注册资本金为9000万元,实际控制人名单中清一色为万家基金高管层的名字,如万家基金董事长方一天出资2150万元,出资比例高达43%。  另外,万家基金总经理经晓云认缴400万元,负责万家基金投资管理的副总经理黄海、督察长兰剑以及另一名副总经理李杰也分别认缴400万元,其余股东分别认缴250万元,其中包括知名基金经理莫海波。由此可以看出,万家基金公司的管理层对于想要得到自家股权的愿望非常迫切也非常普遍,倘若这次联合竞拍成功,国际实业在万家基金的股权比例将上升至46.1%,而管理层也将持股4.9%。  但事与愿违的是,2月26日,国际实业再次发布公告,根据山东产权交易中心的安排,2018年2月24日,国际实业履行了网络竞价程序,但未成交,国际实业已向山东产权交易中心申请退回保证金。这同时意味着,作为联合竞价人的万家基金管理层同样铩羽而归。  虽然至今没有确切消息,但根据此前媒体的报道,齐河众鑫投资有限公司成功拿下万家基金的11%股权。信息显示,齐河众鑫投资成立于2004年11月,法定代表人张光武,注册资本1.11亿元。公开信息显示,作为一家自然人投资控股的山东籍公司,齐河众鑫投资以企业自有资金对外投资。刘锋、林旭艳分别持有齐河众鑫投资51.84%、48.16%的股权。  股权转让一事虽然尘埃落定,但对于万家基金内部却似乎留下了“一道伤疤”。2018年8月15日,万家基金披露了一组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公告中表示,高翰昆于2018年8月15日因个人原因离职,卸任万家颐达保本混合、万家鑫瑞纯债A、万家瑞舜灵活配置混合A等15只基金的基金经理一职,包括8只混合型基金、5只债券型基金和2只保本型基金。  公开资料显示,高翰昆于2009年7月加入万家基金,历任研究部助理、交易员、交易部总监助理、交易部副总监,并且完全是万家基金自己培养起来的基金经理。在任期间,高翰昆业绩表现良好,最佳基金回报率曾达到71.45%。  2018年11月9日,“一管六”基金经理卞勇因个人原因离职,资料显示,卞勇2008年进入上海双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任金融工程师;2010年进入上海尚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从事高级量化分析师工作;2010年10月进入在国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历任产品开发、专户投资经理助理等职务;2014年4月进入广发证券担任投资经理职务;2014年11月进入中融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担任产品开发部总监职务;2015年4月加入万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任量化投资部总监、基金经理等职。卞勇在任职期间的最佳回报为33.00%。  从两位离职基金经理的资料来看,都是长期从事投研工作且均在离职前管理多只基金,同时已经做到公司总监或副总监级别的主力型人员,他们的离去对万家基金来说无疑是核心人才流失的结果。  从近几年万家基金公司的规模变动看,该公司的总体规模稳步攀升,而且从固收和权益产品分别来看,也均呈现上涨态势。不过在这样的规模增长情况下,投研“老将”的离去以及人员的年轻化为今后的业绩埋下了隐患。  天天基金网显示,该公司目前有基金数量100只,基金经理人数16人,人均管理基金数量超过6只,压力可谓不小。而且目前已经有7人的管理基金数量超过了10只,但从管理经验上看,最短的竟然还不到一年,并且还是兼有债券和混合跨类型基金。  而从这16位基金经理具体的任职时间看,其中9人不足两年,12人在三年以下,一只如此年轻化的团队,在需要经历足够多牛熊转换行情才有可能为投资者管理好理财业务的基金行业,似乎并不能让投资者放心。  万家基金权益产品2018年业绩一览排名证券代码证券简称2018单位净值增长率 %累计单位净值增长率 %累计单位净值 元1003751.OF万家瑞隆-23.92-18.820.81182005094.OF万家臻选-22.18-22.070.77933002670.OF万家沪深300指数增强A-19.58-18.620.81384004641.OF万家量化睿选-19.31-16.450.83555002671.OF万家沪深300指数增强C-19.062.701.02706510680.OF万家上证50ETF-17.3892.621.92627161907.OF万家中证红利-16.8941.661.41668519195.OF万家品质生活-16.6231.441.31449519181.OF万家和谐增长-16.3186.721.867210519196.OF万家新兴蓝筹-14.0626.971.269711519212.OF万家宏观择时多策略-13.96-4.190.958112519191.OF万家新利-12.764.891.191513519183.OF万家双引擎-10.1297.121.971214519193.OF万家消费成长-9.686.431.064315519185.OF万家精选-9.20112.332.123316001518.OF万家瑞兴-6.9890.571.905717161903.OF万家行业优选-6.24142.052.420518519180.OF万家上证180-5.61209.843.098419001489.OF万家瑞丰C-2.609.841.098420001634.OF万家瑞祥C-2.405.411.054121001633.OF万家瑞祥A-2.245.821.058222001488.OF万家瑞丰A-2.0114.081.140823001530.OF万家瑞富-1.562.131.021324001636.OF万家瑞益C-0.1817.221.172225001635.OF万家瑞益A0.3919.941.199426519197.OF万家颐达保本2.362.211.022127003734.OF万家瑞盈A3.1310.571.105728003735.OF万家瑞盈C3.5210.711.107129519198.OF万家颐和保本4.265.631.056330002664.OF万家瑞和A4.8318.171.181731002665.OF万家瑞和C5.0114.061.1406

东方基金流年不利 规模下滑“菜鸟”基金经理业绩惨淡

中国经济网北京1月15日讯2018年的A股市场颓势明显,各大板块纷纷回调,导致公募基金尤其是权益类产品净值折损严重。在此背景下,华泰柏瑞基金公司的日子自然也不好过。根据中国经济网记者统计,2018年该公司旗下近九成权益类产品净值都出现亏损,其中,华泰柏瑞健康生活以跌幅29.58%排在华泰柏瑞基金公司2018年主动权益类基金跌幅榜第一名。  在华泰柏瑞基金公司45只成立超过一年的有可比数据权益基金中,21只基金累计净值处于亏损状态,占比接近一半。其中,15只基金累计跌幅超过10%,7只基金累计跌幅超过20%,还有3只基金累计跌幅超过50%,华泰柏瑞中证500ETF联接A是累计亏损最高的产品,截至2018年底,该基金亏损55.09%,其累计单位净值仅余0.4491元。  不仅产品业绩不尽如人意,就连华泰柏瑞基金公司的管理规模也连续多年踌躇不前,自2015年短暂突破千亿元规模后,其规模便一直处于震荡中,至今仍未再次回到千亿元行列,2016年底、2017年底、2018年底该公司的管理规模分别为969.17亿元、823.92亿元、968.60亿元。  2018年39只权益基金亏损七成产品跌幅超10%  2018年股市低迷给华泰柏瑞基金公司造成的负面影响不言而喻。数据显示,2018年华泰柏瑞基金公司旗下共有45只成立超过一年,且能够取得可比业绩的权益类基金,但全年仅6只基金取得正收益,且涨幅寥寥,仅1只上涨超过5%。  反观亏损的权益类基金则有39只,占比高达86%。其中,跌幅超过10%的有32只基金,占比超过70%;跌幅超过20%的有20只基金,占比接近45%;跌幅超过30%的有2只基金,这2只基金均为被动指数型产品。  华泰柏瑞健康生活以跌幅29.58%排在华泰柏瑞基金公司2018年主动权益类基金跌幅榜第一名,该基金成立于2015年6月18日,但其业绩表现着实不佳,成立以来的累计收益为-37.70%。该基金的阶段涨幅也不佳,其近3年、近2年、近1年及近半年的阶段涨幅分别为-15.01%、-8.11%、-28.96%、-16.04%。  截至2018年12月28日,华泰柏瑞健康生活的累计单位净值为0.6070元,事实上,自成立以来,该基金的净值常年屈居于1元之下,分红更是无从谈起。该基金成立于股市由盛转衰之际,故而遭遇“开门黑”,短短时间内净值折损严重,2015年底虽有短暂反弹,但净值仍在0.9元之下。2016年至2017年上半年期间,该基金净值延续低位震荡趋势,直到2017年下半年起才又逐渐攀升,重新回到0.9元之上。但2018年以来,随着股市一跌再跌,该基金净值再次受挫,并跌至0.6元附近。  由于业绩表现不佳,华泰柏瑞健康生活的规模也是接连缩水。虽是压着牛市的尾巴成立,但其初始规模也仅有17.45亿元,此后业绩的不稳定导致其规模一再下降,并于2016年底降至10亿元之下,此后的两年时间里其规模继续减少,截至2018年底,该基金的规模只余4.65亿元。  华泰柏瑞健康生活的股票仓位普遍过高,2018年前三季度该基金的股票仓位占净值比均超过94%,这也是其全年业绩下跌惨重的重要原因。三季报显示,该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分别为数知科技(300038)、浙江鼎力(603338)、中炬高新(600872)、浙江美大(002677)、牧原股份(002714)、涪陵榨菜(002507)、跨境通(002640)、用友网络(600588)、宝信软件(600845)、长春高新(000661),可见其重仓股中有不少个股比较冷门,这些个股在2018年的走势十分低迷。  华泰柏瑞健康生活的现任基金经理是吕慧建,吕慧建自2018年5月30日独立管理该基金,至今226天的时间里,吕慧建的任职回报仅为-22.91%。此前,从该基金成立至2018年5月29日,吕慧建一直与另一位基金经理徐晓杰共同管理该基金,期间2年又346天的时间里,两人的任职回报为-17.80%。  吕慧建历任中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行业研究员及中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行业研究员。2007年6月加入华泰柏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任高级行业研究员,2007年11月起担任基金经理助理,2009年11月起担任基金经理。现任投资部总监、投资决策委员会成员,且累计担任基金经理时间超过9年。  华泰柏瑞规模徘徊不前21只权益产品净值不足1元  华泰柏瑞基金公司成立于2004年11月18日,注册资本为2亿元。据悉,华泰柏瑞基金公司是一家中外合资基金管理公司,股东包括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柏瑞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苏州新区高新技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  这家走过14年风风雨雨的基金公司,就目前来看,不仅在业绩上处于劣势,其近几年来的规模也是一直徘徊不前。资料显示,2015年底,华泰柏瑞基金公司规模突破1000亿元大关,达到1281.17亿元。据银河证券统计,在当时,该公司规模在全行业105家已发行公募产品的基金公司中排名上升至第19位,不过,这也算得上是至今为止华泰柏瑞基金公司最为辉煌的时刻了。  但是,华泰柏瑞基金公司规模仅仅持续了一个季度,此后便有“打退堂鼓”的意思。截至2016年末就减少至969.17亿元,缩水了321亿元;2017年年底,该公司规模为823.92亿元,继续缩水了145.25亿元。虽然2018年其规模略有上升,但也未重新回归千亿元行列,截至2018年末,华泰柏瑞基金公司的管理规模为968.60亿元。这还是算上货币基金后的管理规模,在去除货币基金状态下,2018年末华泰柏瑞基金公司非货币基金的管理规模仅为638.11亿元。  事实上,华泰柏瑞基金公司最引以为傲的当属其量化基金,量化基金是该公司多年沉淀下来的一块金字招牌。数据显示,2017年,在全部128只主动量化基金中,华泰柏瑞量化优选以24.38%的年度回报闯入前三甲,旗下5只成立满1年的主动量化排名全部进入年度前十。  正是由于2017年华泰柏瑞基金公司旗下量化基金表现亮眼,故而当年9月新发的华泰柏瑞量化阿尔法A募集资金高达51.57亿元。公告显示,该基金从9月1日开始募集,由于销售火爆,原定的截止日从9月28日提前到9月20日,累计销售天数只有20天,除了超50亿元的规模之外,该基金最终有效认购总户数也多达47801户,这代表了散户投资者对该基金的追捧程度。  然而,华泰柏瑞量化阿尔法A的业绩表现却并不因受到追捧而走高。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该基金下跌21.03%,截至2018年底,该基金成立以来亏损达20.51%,其累计单位净值为0.7949元。  与此同时,华泰柏瑞量化阿尔法A的规模也直线下降,2017年底已由成立初期的51.57亿元下降至46.85亿元,2018年以来业绩不佳导致其规模逐个季度都有缩水,截至2018年底仅余22.29亿元。  业内人士表示,量化对冲基金的收益主要来源于股票组合超越基准指数的超额收益和股指期货基差波动形成的对冲成本两方面。国内主动量化公募基金经理或研究人员不乏在华尔街具有光鲜靓丽工作经验的投资人才,但在国内A股本土市场,由于对于股指期货、期权等衍生工具并没有应用空间,导致创新不足,和其他基本面投资、趋势投资等方法相比,主动量化投资并没有显示出优势。  华泰柏瑞量化阿尔法A业绩与规模双双下降,揭示了目前公募主动量化基金和其他传统基金相比依然没有摆脱“靠天吃饭”的尴尬处境。除了该基金以外,华泰柏瑞量化智慧A、华泰柏瑞量化创优、华泰柏瑞量化驱动A、华泰柏瑞量化优选在2018年也亏损超过20%。  此外,截止2018年年底,华泰柏瑞基金公司旗下有21权益产品累计单位净值不足1元。根据中国经济网记者统计,其中,15只基金成立以来的累计跌幅超过10%,7只基金成立以来的累计跌幅超过20%。  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旗下有3只基金成立以来的累计跌幅超过50%,华泰柏瑞中证500ETF联接A是亏损最高的产品,该基金是被动指数型基金,成立于2015年5月13日,截至2018年底,该基金累计亏损55.09%,其累计单位净值仅余0.4491元。

作为成立已经十四年的公募基金公司,东方基金也算是“老将”了,然而在刚刚公布的2018年半年报中,该公司却以139.66亿元的规模排名上百家公募基金公司的80名开外。

增长乏力的公司自然也难以留住人才,上周,该公司“一拖六”基金经理刘志刚正式离职。这位从2013年5月加盟东方基金,曾经任职多个部门的管理岗位,并且担任基金经理3年多的资深人士的离去也说明东方基金正在遭遇流年不利的窘况。从年内的基金业绩表现看,该公司所有产品中六成的基金都为亏损,而从亏损超过20%的基金来看,全部是由任职低于3年的“菜鸟”基金经理所为。

“老”基金公司规模“开倒车” 高管无奈离去

成立于2004年6月份的东方基金公司,至今已经走过14个年头,然而从今年上半年公布的管理规模看,这家“老”基金公司却呈现出“开倒车”的迹象。

数据现在,截止今年6月30日,东方基金公司的管理规模为139.66亿元,不仅被同期成立的多家基金公司远远甩在身后,而且规模也持续缩水,相比一季度的179.57亿元,下降了22%,更比2017年中报时的193.45亿元,下降了27.8%。

不仅如此,今年的中报还显示,东方基金公司在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2亿元,实现净利润935.68万元,相比去年同期的1.82亿元和2120.82万元,双双出现下滑。

对于财务数据大幅下滑的原因,货币基金规模缩水是最明显的因素之一。相比其他多数基金公司今年大力发展货币基金来说,东方基金公司的货基规模已经从去年底的92.66亿元,下降到今年二季度的57.12亿元,缩水超过35亿元。与此同时,其主动型权益类基金缩水也非常严重,剔除新发行的基金,如今的规模较去年同期减少了36.38亿元。

在公司发展不畅的情况下,高管也随之出现动荡。上周,东方基金公司公告称,原基金经理刘志刚因个人原因离职,离任日期为2018年9月12日。

据悉,刘志刚从事证券行业多年,历任工银瑞信基金产品开发部产品开发经理、安信基金市场部副总经理兼产品开发总监。2013年5月加盟东方基金公司,曾任指数与量化投资部总经理、专户业务部总经理、产品开发部总经理、投资经理。同时,其在离职前还是一位“一拖六”的基金经理,担任基金经理职务3年多。

东方基金也在公告中称,在刘志刚离职后,东方量化成长将由盛泽单独管理;东方利群将由黄诺楠、朱晓栋管理;东方新策略将由姚航、朱晓栋管理;东方鼎新灵活、东方岳灵活、东方启明量化增聘盛泽为基金经理,与朱晓栋共同管理该基金。

从刘志刚管理的这些基金的历史业绩看,多数基金都是从去年下半年以后参与管理的,在市场行情突变的影响下,任职回报并不理想,而且在其任职期内,刘志刚大多都是与其他人共同管理基金,一人独自管理的时间屈指可数。

18新利 1

七成基金经理任职年限低于3年 “菜鸟”业绩多垫底

尽管刘志刚担任基金经理的时间不算长仅有3年多,但即便如此,其离职也对东方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队伍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根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东方基金公司旗下目前共有15位基金经理,但其中的10人管理经验都低于3年,占比达七成。在另外5人中,也仅有朱晓栋一人管理经验超过5年,姚航和周薇两人管理经验为4年多、薛子徵和王然两人为3年多。

从基金产品来看,目前东方基金公司旗下共有58只有可比业绩的产品,截止9月13日收盘,其中的36只产品净值都为亏损,占比六成。在今年A股行情不佳的影响下,权益类产品自然成为该公司的下跌主力,不过从跌幅超过20%的基金来看,全部是由任职经验低于3年的“菜鸟”基金经理管理。

其中东方主题精选混合成为该公司的跌幅冠军,截止9月13日,净值跌幅高达25.73%。更惨的是,这只基金成立于2015年3月23日,可至今的累计收益率竟然下跌了43%,最新的累计单位净值仅有0.5618元。其近3年、近2年、近1年的阶段性业绩全都亏损超过30%。

18新利,而且该基金的基金经理几经更换,最初呼振翼一人管理98天,累计获得了10.64%的收益,但从2015年下半年邱义鹏与其共同管理期间,却亏损了23.62%。随后呼振翼离去,邱义鹏一人管理至2016年11月,任职回报依然不佳,为-1.60%。

此后王晓伟和邱义鹏共同管理了2个多月,亏损11.36%,从去年1月19日至今王晓伟都是独自管理,担任职回报却亏损了23.43%。

王晓伟曾任东北证券北京三里河东路营业部系统管理员,东方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系统管理员、交易员,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销售交易部交易员。2013年4月加入东方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曾任交易部总经理、专户投资部总经理、投资经理,累计基金经理年限不到2年。

尽管其偏重价值股,但从最近两年的操作来看,在行情判断上王晓伟却非常被动。比如去年白酒和家电等蓝筹股和消费股大涨期间,其几乎全年都没有涉及,仅在下半年的前十大重仓股里出现了伊利股份。而其他重仓股却集中在周期股和科技股上。导致去年同类基金平均上涨10%的情况下,该基金净值却下跌了1.7%。

而今年上半年的重仓股却出现了白酒和家电股,还有遭遇重挫的中兴通讯,而减持中兴通讯的时间正是暴跌的二季度,虽然不知道其减持价格,但恐怕也是大概率凶多吉少。

另外,由郭瑞管理的东方互联网嘉混合和东方创新科技混合两只基金年内净值跌幅分别达到了25%和23%。这两只基金分别成立于2016年和2015年,但累计单位净值均亏损,前者目前仅有0.5590元,后者仅有0.7252元。

而且两只基金还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在去年的A股牛市中业绩也都大幅落后同类均值水平。可以说,这位管理经验仅有2年多的年轻基金经理在行情判断上和王晓伟不相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