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协开始尝试抽签与选派结合的裁判任用办法,中国足协裁委会确定了本周中超第4轮7场比赛的裁判员名单

中超、中甲联赛“抽签定哨”的裁判任用办法,在推出近4个赛季后终于在新赛季开始前被废止。中国足协技术部主任杨新利昨天向北京青年报记者确认,鉴于“抽”定裁判办法弊大于利,协会将与国际足联有关规则接轨,全面恢复职业联赛裁判选派办法,在细化选派原则的同时,各场比赛的裁判员将通过全新引进的电子选派系统产生。

近日,中国足协裁委会确定了本周中超第4轮7场比赛的裁判员名单。舜天与国安、鲁能与泰达两场焦点战确定由外籍裁判执法。 据悉,中国足协虽在新赛季揭幕前先行确定了中超前6轮主裁名单,但执法前4轮的主裁中,有半数以上都是通过委派而最终确定的。与过去3个赛季不同,抽签方式不再是职业联赛裁判选定方式的主流,这一变化实际也凸显出抽签定哨已不能满足职业联赛执法的需求。 中超定哨变成委派为主 2010赛季,受“黑哨”曝光的影响,中国足协推出“抽签定哨”办法,以确保中超、中甲两级联赛裁判选用的公平。但这却难以拔高国内足球裁判员的业务水平,3个赛季以来,“昏哨”、“嫩哨”层出不穷。从上赛季起,中国足协裁委会对职业联赛裁判选派办法进行一定调整。个别重要场次的主裁,开始由裁委会依裁判员综合业务测评分数直接委派。但由于指派定哨涉及场次非常有限,仍有不少比赛因裁判严重失误而令相关球队蒙受损失。鉴于此,中国足协决定从本赛季起进一步加大裁判委派的力度。在新赛季揭幕前,裁委会也明确告诉裁判们,名单中的人选将有相当一部分面临被调换。从联赛首轮起,中超每轮都有两场比赛确定由外籍主裁执法,包括第二轮恒大与舜天在内的多场比赛的主裁也都被临时调整。粗粗算来,前4轮中超主裁有半数以上都通过委派确定。 裁判薪酬不等给足协出难题 随着万达集团2011赛季慷慨解囊赞助中国足球,执法中超联赛的裁判员收入也大幅提高。其中中超主裁、助理裁判、第四官员的单场执场薪酬分别为1万元、5000元、5000元。高收入除鼓励裁判们以更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外,也不可避免地引发现役裁判们的攀比心理。一位裁判界人士这样说道,“主裁执法一场中超1万元、一场中甲2000多元,已获得中超执法资格的裁判们自然更愿意执法顶级联赛。” 因此抽签过后又改委派的定哨方式,就很有可能引发相关裁判员的不满。比如,根据抽签结果,中超首轮国安与上港的比赛本应由新晋国际主裁石祯禄主哨,但中国足协考虑到比赛的重要性,最终安排外籍裁判执法本场比赛,石祯禄随后“降格”执法了中甲“北京德比”,一位足球界人士表示。另一位裁判专家指出,“与其否定抽签结果另行委派,还不如直接按国际惯例,依据能力和综合测评分数直接委派裁判,这样既令人信服,同时也可以避免利益纷争。” “抽签定哨”将逐渐消除 据了解,中国足协在新赛季前抽取中超前6轮主裁判的时候也颇为纠结,这是因为抽取的结果既不会向外界公布,也不会对现役裁判们公开。每一轮的裁判员名单最早也要到赛前三四天才能最终敲定。一位圈内人士对此提出质疑说,“既然抽签,又不公开结果,抽签还有什么意义?”中国足协有关人士也意识到这其中的自相矛盾。“协会确定委派裁判的场次,是要根据整个联赛的竞争态势。比如鲁能、中能的比赛或许在往年就是普通的比赛,但现在他们在积分榜上领先,他们的比赛就是重要场次。所以,协会在委派主裁的问题上较为机动,在这个意义上,抽签就显得有些多余,这种方式也将逐渐被放弃。”

叫停了近一个赛季的“中超洋哨”将在本赛季中超最后3轮“重出江湖”,杜绝“默契球”与球场暴力成为2014赛季中超收官的关键所在。在本周于武汉进行的中超俱乐部峰会上,中国足协职业联赛理事会执行局局长马成全郑重发出警告,任何破坏职业联赛公平竞争的行为都将受到中国足协严惩,协会将加大力量,密切关注中超赛场内外各类动向。

“抽签定哨”饱受质疑

洋哨重回中超赛场 按照2011年夏季与中国足协签订的一揽子赞助协议,万达集团过去3个赛季按照每年1000万元人民币的额度支付中超裁判员薪酬,并奖励中超优秀裁判员,中超主裁与助理裁判单场执场津贴也跃升至1万元、5000元,不过随着万达本赛季终止赞助中超联赛,中超裁判的薪酬也整体减半,在费用相对紧张的情况下,中国足协裁判委员会最终决定本赛季暂不聘用外籍裁判执法中超比赛,如此安排一定程度上也有利于本土裁判员的锻炼。不过“抽签定哨”的废止并没有杜绝国内职业联赛严重错漏判的频发。本周五,借观摩国足与泰国热身赛之机,中国足协邀请中超16家俱乐部的负责人齐聚武汉,就中超联赛最后3轮赛风赛纪问题提出一些具体要求,而协会同时透露,为确保中超最后3轮事关夺冠、保级重要场次的公平竞争,协会决定重邀外籍裁判执法这3轮中较为关键的场次,其中就包括第29轮恒大与国安的冠军争夺战。据了解,从执法水平和使用效率及聘用成本的角度出发,中国足协邀请的外籍裁判分别来自日本、韩国、澳大利亚。 本土优哨不得轮休 为了优化国内职业联赛裁判员的执法水平,裁委会本赛季除停用“抽签定哨”外,还通过开发裁判员考评与指派软件来完善中超、中甲裁判员指派的合理性。除了“地域回避”原则外,这套选派办法还融入了“同一裁判不得连续执法”的原则,这样做一方面也是尽可能确保裁判员任用的公平,同时也要保证裁判员得到良好的休整。不过一个矛盾不容忽视,那就是目前中国足协在册的国际男性主裁仅7人,类似金哨李俊这样的国家级精英主裁总量也不超过10人。目前中超联赛已经战罢27轮,部分裁判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伤、病情况。考虑到外籍裁判引用数量有限,裁委会经与职业联赛理事会执行局商议,最终决定,凡没有任务的国际级裁判及综合测评靠前的国家级裁判最后3轮不得轮休。马成全说:“没办法,我们必须保证最好的裁判执法最关键的场次。这也是俱乐部的共同心声,裁判们恐怕得咬咬牙啦。” 警告俱乐部莫签“君子协定”

中国足球贪腐案及“黑哨”丑闻爆出后,中国足协于2010赛季修改了中超、中甲两级职业联赛裁判任用办法,各比赛裁判员须经抽签来敲定。对于此举,中国足协当时的解释是,“在国内足球裁判员因‘黑哨’丑闻失去公信力的情况下,中国足协需首先保证裁判员使用的公平与公正。”但看似公允的抽签定哨办法却给职业联赛带来诸多不公。比如,带有运气成分的抽签往往会让一名初出茅庐的年轻裁判连续多轮执法重大赛事,但他们却每每不能驾驭这类比赛。还比如业务功底、经验俱佳的国际裁判长期“坐板凳”。此起彼伏的“昏哨”、“嫩哨”既破坏了比赛的观赏性,更进一步引发不公平竞争。俱乐部及社会各界对于“问题裁判”昏庸执法的抨击声不绝于耳。2011年春天,国际足联裁判部门考察团毫不客气地批评中国足协抽签定哨不利于裁判维护执法权威,可能导致比赛陷入无序。

中国足协利用国家队比赛日召集中超各家开会,最主要的一个目的就是,提醒各俱乐部在联赛最后3轮一定要“守住节操”,不要因为私利而破坏整个中超联赛的利益。马成全说:“虽然赛风赛纪有些老生常谈,但也不得不给各俱乐部提个醒。现在中超场均观众突破1.9万,各俱乐部年终分红也提升了不少,今年职业联赛赛场诸如围堵客队、集体性的暴力行为几乎没有,谁要在联赛积极好转的时候自私地搞默契球、‘君子协定’,那我们绝对不饶。”根据约定,中超联赛最后两轮全部同时开球,开球时间为比赛日当天的下午3点35分。本周末,马成全专程飞赴重庆观摩主队与中能一场中甲焦点战,而中国足协接下来也会委派专人赴中超最后3轮的重点场次进行现场督察,一旦发现场内外出现“不正常”元素,协会将第一时间展开调查,并予以重责。

从2012赛季后半段起,中国足协开始尝试抽签与选派结合的裁判任用办法。然而由于过去近3个赛季中超裁判领着高额薪酬,不少通过抽签确定执法中超的裁判员因被临时替换心存不满,再加上大批外籍裁判涌入国内职业联赛,抽签定哨的办法渐渐失去了意义。中国足协有关人士坦言,抽签定哨曾让裁委会及协会有关部门格外纠结。放弃抽签办法,担心俱乐部质疑不公,保留下来,抽出的裁判屡现重大错漏判,得不到信任。中国足协今年年初经反复论证后,决定叫停“抽签定哨”。业内有关人士评价说,“恢复裁判选派是协会一次有益的自我修正,中国足协的裁判工作不应该受制于外界干扰而背离规则与规律。”

足协引进电子选派系统

赛事“执法难度”成选派依据

今年年初,中国足协技术部借全员竞聘之机对裁委会人员安排进行了调整,曾民、段明洋两位外语、互联网及软件运用能力出众的业务骨干专职负责国内赛事裁判员管理工作,他们随后找到北京某信息科技企业,开发出一套专门用于职业联赛裁判员选派的电子系统。这套系统集纳了有关中超、中甲联赛及所有在册裁判员的数据信息。杨新利透露,新赛季中超、中甲联赛裁判选派首先要依照竞赛分析原则。也就是说,系统将根据各职业联赛执法难易程度来指定裁判。“比如上海、广州同城‘德比之战’,比如在联赛中后期积分相同或相近对手之间的比赛,再比如涉及夺冠、保级、亚冠名额竞争对手之间的比赛。我们不能草率地评判哪场比赛重要与否,但上述比赛执法难度的确更大,这类比赛应该用能力更强、经验更丰富、综合测评优秀的裁判。”杨新利解释说。曾民也向北青报记者举例说明,像首轮有揭幕战和申鑫与绿地之间的上海德比,我们很可能就会指派上赛季金、银哨执法这两场比赛。

裁判有权选择“自我回避”

除对比赛执法难度认定外,中国足协还将对裁判个人情况进行分析排序,来确定最终执法人选。杨新利对此解释称,在裁判具体人选上,我们还细化出10个选派原则,其大致内容如下:选派要遵循“地域回避”原则,即某地裁判员不得吹判同一属地注册球队的比赛;一名裁判不得连续执法两轮比赛,即隔轮选派制;一名裁判不得连续执法同一球队的比赛,即隔队选派制;裁判应就近执法,即在多名裁判都可胜任同一场比赛执法的情况下,个人属地距离赛区最近的裁判获选派,此举既可以节约成本,又可以避免裁判疲惫执法。

针对来自俱乐部的质疑,裁委会还确定了两项特殊原则,一个是“积分相近回避原则”,也就是说在两支或多支球队联赛后段积分相近的情况下,来自这几支球队属地的裁判员在这些球队的比赛中回避;另一个是“争议回避原则”,也就是说之前某裁判在某队比赛执法中出现了重大争议判罚,那么裁委会可以拒绝该裁判再度执法某队比赛。在裁判选用上,中国足协也格外重视对裁判员心理健康的维护,所有选派都须依照自愿原则,“如果裁判员因为种种原因不愿意执法哪支球队的比赛,他可以主动提出回避。我们也鼓励裁判员自行提出回避申请。”

走势

“土哨”执法机会增多

重新恢复的选派制度将力促国内职业联赛裁判员资源配置优化,在中国足协加大本土裁判培养力度的情况下,中超外籍裁判的身影将不可避免地减少。

国际足联今年初确认中国足协在册国际裁判员名单。男裁判中,谭海、范崎、王迪、王哲、傅明、石祯禄、马宁7名裁判获得国际主裁资格,另有穆宇欣、霍伟明等9名裁判获得国际助理裁判资格。根据中国足协刚刚公示的2014赛季职业联赛裁判员名单,共有49名裁判获准执法中超,53名裁判获准执法中甲联赛。

不过由于过去几年大量外籍裁判涌入国内联赛赛场,有待磨砺的年轻本土裁判得不到充分锻炼,于是中国足协决定从本赛季起加大本土裁判使用力度。据了解,执法新赛季中超首轮的裁判员中没有外籍裁判,而对于外籍裁判之后会否现身,足协技术部主任杨新利表示,“我们不会像往年那样一下子就提前安排多轮次的洋哨执法,而是根据比赛需要临时起用外籍裁判,希望本土裁判员得到更多鼓励。”

中超主裁判薪酬将减半

万达对中超联赛赞助终止后,新赛季中超联赛裁判员也被“降薪”。北京青年报记者昨天了解到,2014赛季中超联赛主裁判的单场执场薪酬将由上赛季的1万元减半至5000元,而助理裁判员、第四官员的单场执场薪酬则由去年的5000元降至3000元。

随着平安集团成为中超联赛今后4个赛季独家冠名商,万达对中超联赛包括中超裁判员的赞助也告结束。新赛季中超联赛裁判员以何等标准领取薪酬成为足球界关注的问题。此前,足球圈内有人猜测,随着平安集团以单季平均1.5亿的巨资冠名中超,中超裁判员未来4个赛季依然会“钱途”光明,但情况并非如此。

在此前的内部会议上,中国足协与中超公司经协商后确定对中超裁判员降薪。对此足协一位人士解释,由于“单季赞助中超裁判员1000万元”被写进万达与中国足协的合同当中,这笔钱必须专款专用,因此中超裁判员收入从2011赛季后半段起锐增也就顺理成章。但包括平安在内的所有合作企业的赞助费用一并计入中超公司营业总额之内,其中任何一笔费用的使用都须经过各股东的认可。而目前女足、青少年足球更需要中国足协的投入,因此协会与中超公司很难按原有的高薪标准聘用中超裁判员。

资料显示,目前亚足联委派的国际裁判其每日补贴数额为100美元。中国足协一位人士评价说,“即便是降了薪,中超裁判员领取的薪酬依然不菲。他们的补助标准仍不低于亚足联一名国际裁判单场执法的收入。”